如意客栈

    管深站在门口几经徘徊,终是抬手敲门。

    “进来。”

    管深推门进去,卞惊寒站在窗边,似是在看午国京师的街景,身上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袍,头发也恢复了黑色,湿漉漉的,还在往下淌着水滴,应该是刚沐浴起来。

    “王爷,那个......”管深硬着头皮,心一横,才将想问的话问了出来:“吕姑娘还派人找吗?”

    在双鹿堂,这个男人让他等着,意味着这笔账迟早要跟他算。

    反正躲不掉,他不想一直高悬着一颗心,太难受了,还不如主动面对,迟算不如早算。

    卞惊寒闻言缓缓转过身,刚准备启唇,门口忽然传来细碎的敲门声,并伴有女孩子脆生生、又略带讨巧笑意的询问声:“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卞惊寒抬眸,管深回头,都未作出回应,弦音就已经笑眯眯自己进去了。

    反正门没关,敲一下门,问一声,只是礼貌。

    也不说事儿,弦音一双手背在身后,晃悠悠往里面走,卞惊寒和管深都看着她,前者眸色深深,后者一脸疑惑。

    一直走到卞惊寒跟前,站定,弦音忽然拿出一手,朝卞惊寒一伸:“送给王爷!”

    小手上的东西入眼,卞惊寒眸光一动,管深心头一汗。

    赫然是一个面人。

    黑发白面墨袍,眉目如画,风姿尽显,以一竹签所穿。

    “像不像王爷?”弦音仰着小脸,眉眼弯弯看着卞惊寒,就像是做了一件多了不起的事,等着表扬的孩子,“是我先画的,然后,捏面人的再按照我画的来捏,是不是有几分像?”

    卞惊寒没做声,眸色转深。

    弦音这才想起管深也在,连忙侧首说道:“不好意思,不知道管家大人也在,不然,我就也给管家大人捏一个了。”

    不过是一句客套之话,却让某人面色微微一僵。

    “幼稚!当我们都跟你一样大?”

    冷哼轻嗤,卞惊寒拂袖转身,没接。

    弦音汗。

    这个面人虽只花了十文钱,但是,却是费了她不少心血,她在那里画都画了好久。

    她是想着,这个男人那么生她的气,她得找个什么法子让他消消气才行,毕竟他也是为了她好,不仅明知是局,还甘愿赴局救她,甚至冒着自己被砸的危险,救她于千钧一发之间。

    然后正好看到客栈对面有捏面人的,就决定捏个他的模样送给他,也算是讨好讨好他。

    谁知,这个男人还真是油盐不进。

    “谁说只有小孩玩面人,我看到都是大人在买,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吧,王爷又不是不知道,我拿笔有多不习惯,亏得我还能将王爷给画下来......”

    弦音不满地嘀咕,心里多少是有些委屈的。

    卞惊寒深看了她一眼,依旧没有要接的意思。

    弦音干脆将面人放在了他前面的桌上。

    “不管王爷收,还是不收,我反正放在这里,是丢是毁,王爷自己看着办,不过,我还是觉得王爷收好最好,毁了不吉利,丢了别人捡去扎小人更是晦气,毕竟捏的是王爷,不是别人,王爷说呢?”

    卞惊寒:“......”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