厢房里,弦音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从地上爬起,好奇地去看卞惊寒留在桌上的那张纸是什么。

    艾玛。

    赫然是一张五百两的银票!

    想来应该是将人家的一张软椅,一张躺椅,还有墙壁弄坏了,留下赔给人家的。

    真有钱!

    弦音啧啧摇头,转身出门,走了几步,脚下又像是被什么拽住了一样,挪不动了。

    如果自己将那五百两银票换成五十两,是不是太不厚道?

    不不不,与廉如开打着行善的幌子沽名钓誉比起来,她这才叫善举,为民除害。

    不对,为民除害这个词用得不当,有些过了哈哈。反正就是廉如开已经那么有钱了,今天一番拍卖下来,又不知谋取了多少暴利,她只是顺走四百五十两而已,对他来说完全九牛一毛。

    何况,这银子原本还不是他的,是她家王爷的。

    这般想着,她就义无反顾地回了身,非常理所当然地掏出自己袖中的五十两,将那五百两换了下来,然后出门,小跑着去追李襄韵。

    **

    上了马车,卞惊寒便掏出一本书在看。

    翻过一页,又翻过一页,终是“啪”的一声合上。

    心头的那团火似乎还在烧,怎么也压不下去,干脆丢了书,闭目养神。

    他知道自己在生气,如她所说,生气她的自以为是,生气她的擅自离开。

    只不过,他生气的她的自以为是,不是她说的觉得流云要害她,而是她觉得她能阻止他来双鹿堂救人,甚至能阻止奸人的阴谋。

    而他生气的她的擅自离开,也不是说她擅自离开仙居屋,而是她擅自离开今早的那家客栈,擅自跑来双鹿堂。

    如果不是她的那一声“不要过来”,他一直以为站在拍卖台上的是假冒之人,虽然他一上台就发现此人被点了穴,从神态和站立的僵硬就能看出来,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会是她,因为他觉得她应该不能缩骨。

    若不是点穴对于缩骨后的她会很快失效,就如同曾经在三王府,他点了她的睡穴,想看她的锁骨,她一会儿就醒来了一样,若不是这样,她如何能喊那一声“不要过来”,他如何能知道是她,他又如何能在铁柱砸下的最后一瞬救下她?

    一切都太险了,他无法做到不生气。

    而让他更生气的是,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毫无底线的举措,对管深的举措,以及对刚刚那个泼皮无赖的举措。

    竟然当着管深的面不穿衣服!

    每每想起这点,他就恨不得捏死她!

    还有刚刚那个无赖,虽然他不知道他们之间如何认识,又发生了些什么,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男人口中的绵绵就是她。

    最重要的一点,她能缩骨了,那是不是说明她身上的余蛊已经清了?

    其实中蛊会导致她不能缩骨这点,他也是后来猜的,因为一路上,她都在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他来双鹿堂救人,如果她能缩骨,早就直接变成聂弦音出现在他面前了。

    那么,她的余蛊是谁清的,很显然吧。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