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李襄韵和管深也快步过来。

    “王爷没事吧?”

    “三爷有没有伤到哪里?”

    李襄韵一脸关切,又满眸疑惑:“那人怎么突然跑了?”

    方才她跟管深离得远,又加上当时双鹿堂的人刚好过来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只看到聂弦音这丫头朝打斗中的二人撒了一把什么灰,将二人逼停下来,听不到这边说什么,所以不知到底怎么一回事。

    卞惊寒没有做声,薄唇紧抿。

    略一沉吟,又问:“需要我派人调查一下他的底细吗?”

    弦音呼吸一滞。

    “不用,一个小混混而已,”一直沉默的男人终于出了声,“我们有正事要办。”

    一颗心大起大落,弦音踮起脚尖,专注于手中的动作。

    “嗯。”李襄韵点点头。

    眉尾却是忍不住微微扬了扬,其实很想跟面前的这个男人玩笑一句,哦,三爷还知道有正事要办呢,方才那般不管不顾、一副跟人家决一死战的样子,还以为三爷忘了正事呢。

    当然,她没说,是没敢说。

    因为男人的脸色依旧很不好。

    见他眉毛上和睫毛上都是灰,她非常顺手,也非常自然而然地抬手去拂,男人却是正好举步朝厢房的方向走,她的手便堪堪错过。

    其实,手落在半空中的不是她一人,弦音亦是。

    弦音正好踮着脚尖在拂他的后衣领,也不意一直纹丝不动的他怎么就突然移步,因为踮着脚,他突然撤离,她还朝前栽扑了一步,差点撞到李襄韵。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谢谢李姑娘。”弦音赶紧又是道歉,又是道谢。

    “没事。”

    就在两人对话的当上,传来男人寒如飞霜的声音:“聂弦音,给本王滚过来!”

    弦音心口一撞,看向男人缓步走向厢房的背影,完了,要算账了!

    也不知他会从哪一笔账算起?

    咬了咬唇,她看看李襄韵,又看看管深。

    前者只是轻凝了眸光看着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后者管深微微一叹:“王爷爱干净,你虽是好心,可撒灰却是有些莽撞了。”

    然后,则是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弦音没吭声,管深以为卞惊寒是因为方才撒灰之事生气,可她心知,何止这一件,最生气的,是她落入贼人之手吧。

    硬着头皮,她不情不愿地跟过去。

    进了厢房,卞惊寒撩袍在他方才的位置坐下来,她低着脑袋,双手绞着衣襟,站在他面前。

    不敢抬头看他,却是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视线盘旋在她的身上。

    如芒如刺。

    “想必,你有很多话要对本王说吧!”

    卞惊寒率先开了口,语气很平静,但是,也不知是做贼心虚,还是心里的惧意所致,她却生生听出了几分咬牙切齿。

    弦音长睫轻颤,她就说吧,他不是因为撒灰一件事在生气,因为在这之前,他已是气得不轻,理都不理她,好不容易理了一次,是大吼一声,本来就是她的错!

    总归是要有所交代,躲是躲不过,回避也是回避不了的。

    强自敛了心神,她缓缓抬起头。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