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你们将双鹿堂的椅子和墙面打坏了,现在人家过来要求赔偿。”

    两人终于将落在她身上的视线转过去,看向门口,可只一眼,又都纷纷转回来看向她。

    她只得硬着头皮继续。

    “人家说,那张软椅是古物,好像是前朝谁人的,被你们打得稀巴烂,要我们赔偿两千两银子,还有那墙面,墙面破出那么多,得重新修葺,而且,墙基都歪了,说他们双鹿堂的房子都是连着的,不好修,也要我们赔上一千五百两,一起要我们赔三千五百两银子,那人说,你们先将银子赔了再打也不迟,否则,正好官府还在前院查台子坍塌一事,他就报官,让官府来处理。”

    “我也是没有办法,怕喊不住你们,又拉不住你们,只得用香灰,请二位见谅!要不,你们先将银子拿出来,将那人打发了再打吧,你们看那人还在那纠缠李姑娘和管家大人呢。”

    弦音边说,边朝两人各伸出一手。

    卞惊寒没做声,脸色沉郁得可怕,秦义鼻子里连哼几声:“赔钱是小事,爷有的是银子,只是今日这事,轮不到爷赔,谁无理谁赔,爷还有事,不奉陪了!”

    说完,也不等人反应,已脚尖一点飞身而起,几个纵跃,就不见了人影。

    “八爷。”春兰跟八一见自家主子走了,连忙追了上去。

    望着几人消失的方向,弦音几不可察地弯了弯唇。

    她其实只是临时起意那么一赌,毕竟她还不了解秦义这个男人。

    她只是想到,他连一个大熟人,还是他口口声声“我家绵绵”的大熟人,都想方设法地去骗区区十五两银子,定然是一个钻到钱眼里面的人,而他自己身上只有五百两银票,却又好面子好得紧,所以,才用的这招。

    没想到这个办法真的有效。

    收回视线转眸看向卞惊寒的同时,正撞上他紧紧攫过来的目光,她眼皮子一跳,艾玛,差点忘了,走了一人,还有更难对付的一人呢。

    杵在那里不动,就盯着她是几个意思?

    眉眼一弯,她快步过去,涎着脸给他拂拍身上的香灰,边拂边道歉。

    “王爷,真对不起哈,我是实在想不到怎样才能让你们停下来不打了,才出此下策,方才我说赔钱那什么的,也是瞎编的,就是骗那个男人,虽然我知道王爷武功盖世、天下无匹,但是,我还是担心王爷,毕竟王爷受着伤,且这伤还是因我而受,所以,我不能坐视不理,才会......才会如此......”

    男人身形高大,如松柏一般笔挺挺而立,纹丝不动,也不做分毫倾身。

    她个子小,拂了他袍角、腰带等地方,就只得踮起脚尖拂他的衣领和肩上。

    男人垂目凝着她,长睫上沾染的香灰薄薄一层,遮住了眸子里惊涛骇浪一般的情绪。

    见他原本俊美如俦的一人,被香灰搞得......眉上、睫毛上、鼻翼上都是,弦音的内心其实是想笑的,但是,她笑不出,反而真切地感觉到了泰山压顶一般的窒息。

    好怕他一掌拍死她,或者一爪捏死她,安全起见,她只得转到他身后,去拍拂他背上的灰。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