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打架?

    几人汗。

    而让几人更汗的是,他们英明神武、超凡脱俗,不到万不得已,从不屑与人动手的王爷竟然薄唇轻启,咬出五字:“的确,手正痒!”

    话音落下,都没给任何人反应之机,已是一道掌风劈出,击在秦义的那张软椅上,只听“哐当”一声,木屑四散,软椅坐垫上的棉花纷扬如雪。

    再看,好好的一张椅子已成一堆烂木。

    几人惊错。

    特别是秦义,更是汗哒哒,如果这一掌是落在他的身上,落在他的身上......他都不敢想。

    然,都是血性男儿,而且,这一掌虽然击在椅子上,无异于打在他脸上,显摆和威胁的意味尽显,他几时受过这等闲气和侮辱?

    当即炸毛,也猛地提起一道掌风朝卞惊寒的脸上劈去。

    速度之快,根本让人无法反应,几人惊呼,以为卞惊寒一定会挨上这突如其来的一掌,好在千钧一发之际,卞惊寒头一偏,那道掌风便擦着他的耳边过去,最后落在他身后的墙上,几人都感觉到屋子一震,墙面也被击掉了一大块,泥土四飞,屋里几人都扬手掩避。

    卞惊寒见状,寒眸一敛,脚尖点地,飞身而起的同时,攥起秦义的胳膊,带着他一起飞向外面。

    秦义又岂会受他钳制,两人就在半空中打了起来,边打边落于外面的空旷之地。

    李襄韵跟管深互相看了看。

    “三爷今日怎么了?”李襄韵秀眉微蹙。

    她了解他,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沉不住的人,更不是一个会轻易与人交手的人,何况还是这种时候?

    既然要乔装,既然要不动声色,既然不能暴露身份,他又怎会在这样的时候,去跟一个泼皮无赖动手?

    管深面色凝重地摇摇头,他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何这样?

    唯一能想到的理由,或许还是他将吕言意看丢的那件事。

    于是原本就慌乱的一颗心更加拧成一团。

    看来,他真的死定了。

    见李襄韵出门,他也连忙紧步跟上,一起密切关注着打斗中的两人。

    两人皆武功高强、出神入化,皆不遗余力、招招狠戾。

    春兰和八一同样是站在那里,忧急地看着自家主子,目不转睛,不敢有一丝松懈。

    疯了!

    弦音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

    要被这两个男人给逼疯了。

    虽不懂武功,但是,卞惊寒的武功有多厉害,她早已见识多次,而秦义又有多强,从他给她驱蛊,以及方才的那一道掌风,也能看出。

    强强对决,最后只会两败俱伤。

    何况,秦义给她驱蛊,已内力大损,卞惊寒为了救她,已腿部受伤。

    这......这、这该怎么办?

    这是要逼死她的节奏吗?

    外面衣袂翻飞声、掌风交接声、拳打脚踢声,乒乒乓乓、哐哐当当、嘭嘭啪啪,声声入耳,弦音再也无法坐视。

    不行,得阻止,得阻止他们两个继续打下去。

    脑中快速思忖的同时,环顾屋内,见有个香炉,她赶紧瞅瞅门口,见李襄韵跟管深站在门口,注意力都在打得难分难舍的两人身上,她快步跑向香炉。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