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厕里也没有人。

    弦音赶紧站好、舒展、闭眼、凝神、凝力......

    再睁开,果然,缩骨术果然恢复了!

    弦音太开心,又恐像这段时间一样,时灵时不灵的,她还静静站在那里等了一会儿。

    腹不痛,缩骨也未变。

    一颗心难掩激动。

    尼玛,她发现,此刻的欣喜程度完全不亚于刚穿过来不久,第一次发现这幅身子会读心术和缩骨术时的心情。

    连忙打开包袱,开始换装。

    幸亏她的小衣服一直带着。

    不对,她突然意识过来一个问题,她的衣服跟钱袋在吕言意的包袱里,这是卞惊寒、管深他们都知道的事情,那如果她还穿着这身衣服出现,他们不奇怪吗?

    可是,现在时间紧迫,她也没有时间再去买一套新的。

    幸亏是三王府的婢女服,每个下人本就是有好几套换洗的,所以也说得过去。

    只是这包袱不能背了。

    将钱袋里的银子都倒了出来,还有那张五十两的银票,一起全部揣进袖袋,再将空钱袋,以及换下来的衣服,都塞进包袱里。

    一边使劲束着包袱,挤压、揉捻,尽量让其体积最小,一边抬头四望,见茅厕男女一墙相隔的上方有个房梁,几根木头的交接处放个包袱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太高,她放不上去。

    所幸边上有个空马桶,她将其倒扣在地上,踩上去,再踮起脚,才勉强将包袱放上房梁。

    将马桶归还到原来的位置,她又抬手扯掉了头上的发带,散了原本男式的公子髻。

    没有发簪,不好盘女式发髻,婢女髻都不好弄,可一头的黑长直,她又嫌披着太碍事,干脆动作麻利地随随编了个麻花辫。

    出茅厕之前,她趴在门口,微微探了点脑袋瞅了瞅,见秦义已经回席了,外面没人,她这才理理衣服,大大方方走出来。

    应该没那么快拍到三号吧?

    前院里竞拍正热火朝天,提价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弦音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她若这个时候出现在卞惊寒的面前,那那个假的就不攻自破了。

    不再竞拍,卞惊寒就也不会入局涉险。

    刚走进前院,准备从看台席边上挤过去,手臂却是猛地被人一攥,还未反应过来,她的身子就已经被人拧起,拖拽着往一旁走。

    “不知好歹的小兔崽子,还想跑,马上都要去富贵人家做干女儿了,跑什么跑!”

    弦音吓得不轻,又有些懵逼。

    见抓她之人是一个中年男人,装扮来看,跟方才在拍卖台上挂字画的那些人是一样的,又想了一下他方才的骂咧之语,所以......

    所以,将她当成了那个假的她?

    汗!

    “等一下,大叔......”

    “你认错人了”几个字还未说出口,肩胛处倏地一重,她就瞬时失了声。

    再张嘴说,亦是发不出半点声音,弦音晕死,这个男人竟然点了她的哑穴。

    如此一来,她想呼救都没办法,只得挣扎,可对方明显是个练家子,力气大得惊人,直接提着她,朝一处走去。

    “马上就轮到你三号了,老实点,说不定能寻个好人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