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怎么有种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感觉呢?

    秦义抬手扶额:“后面的事情你如何搞定?”

    “这些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尽管拍便是。”弦音一副成竹在胸、胜券在握之态。

    秦义有些头疼。

    这还真是骑虎难下,自己将自己给坑了呢。

    他浑身上下就只有一张从他二哥那里骗来的五百两银票,加上方才从她这里骗来的十五两,一共也就五百一十五两。

    就算算上八一手里的五两,其实还没有五两,雇马车用了十文,就当还有五两,一起也就五百二十两。

    如果等会儿竞拍,五百二十两能拿下三号还好,如果拿不下来,他去哪里凑钱?

    按照他方才瞎掰的,他有四次抬价,一次抬价便是一百两,四次就是四百两,再加上其他竞拍对手的抬价,百分之一万超过五百二十两。

    他哪里来的钱付?

    其实,就算能拿下来,他也亏大发,那杯盏他真的没地儿卖,他的那些王爷兄弟公主姐妹们谁要这玩意儿?

    他这五百两可来之不易啊。

    “算了......”

    “算了......”

    秦义和弦音突然同时出声。

    异口同声之后,两人皆是一怔。

    弦音示意他:“你先说。”

    秦义“咦”了一声,“绵绵面前,岂有我先说的道理,自是我家绵绵先说。”

    弦音笑着摇摇头。

    这男人的嘴啊!

    也就一张嘴了。

    “我想说,算了,我不竞拍了,让他们去拍吧。”

    秦义正为自己挖的坑烦恼郁闷,闻见她竟突然提出放弃,甚是意外。

    虽是自己求之不得,却难免心中疑惑:“为何?”

    “因为......”

    因为她忽然意识到,这个方法不可行。

    既然卞惊寒专门为了那个假的她而来,自是不会让别人将三号拍去,无论秦义出多高的价格,卞惊寒也只会跟他血拼到底,以更高的价格将三号拍下来。

    她前来的目的是帮卞惊寒,而不是帮没帮成,反而坑他多出银两。

    这些自然是不能跟秦义说,她只得随便找了个理由:“因为,救我堂妹的方式有很多种,而竞拍是最劳民伤财的一种,没必要。”

    她如此这般,反而让秦义不自在了。

    又见她原本积极得很,忽然变得有些怏怏的、心事重重的模样,秦义以为她是因发现他骗她银两而生气了。

    一时说不出来的滋味。

    “对了,你方才要说什么?”弦音这才想起他的话还未说完。

    “我.....”他本来想跟她摊牌,说自己既不是托儿,是骗她的,也没有银两,所以假拍也拍不了,可是此刻,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突然就改变了决定。

    “我想说,我虽被贬,但好歹也是个王爷出身,银子我有,看,五百两呢,”秦义自袖袋里掏出那张银票,朝弦音晃了晃,另外,还将她的那十五两也掏了出来,还给她:“这个绵绵收回去,绵绵放心,我有银子,我一定将三号给绵绵拍下来。”

    没有托儿抬价,一个破杯盏,就算是个古玩,五百两拿下来应该没问题吧。

    正信心满满、豪气冲天,前方拍卖会开始,主事的声音传来:“从一号开始竞拍,每一个古玩的起价都一样,都是白银六百两。”

    秦义嘴角的笑都还未来得及敛去,就僵在了唇边:“......”

    六、六百两起?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