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最新章节!

    秦义表现出了为难:“虽然为了绵绵,我可以上刀山下火海,两肋插刀、在所不辞,倾家荡产、毫无怨言,但,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我怕我银子不够啊。”

    弦音汗。

    “你有多少银子?”

    秦义只手一摊。

    弦音见状,猜:“五百两?”

    秦义摇头。

    “五十两?”

    秦义再摇头,回道:“五两。”

    弦音:“……”

    自是不信:“五两银子你跑来竞拍?而且,你不是说你是王爷吗?”

    “是被贬为庶人的王爷。”秦义纠正,末了,又道:“绵绵是自己人,我也不想隐瞒,就实话跟绵绵说了吧。”

    边说,边压低声音凑近,“我其实是‘拍拖’。”

    拍拖?

    弦音一怔,什么意思?谈恋爱?

    见弦音没懂,秦义又一本正经解释道:“就是竞拍的时候的托儿,负责抬价的,其实自己不拍,只是将价格抬起来,每抬高一百两,可得五两银子,而郁闷的是,好巧不巧,我今日跟对方签的契约,就是负责抬高三号杯盏的价格,所以,方才你说三号,我才没立即答应。”

    弦音汗。

    “那你今日能不能不抬?”

    “能是能,只是这样我就得付对方的违约金,双方约好,我抬两次价格,他们两人抬两次价格,”秦义指了指边上的春兰和八一,“事成后对方付给我们二十两银子,若违约,我们就倒付违约金二十两,可我身上现在就只有五两。”

    好吧。

    弦音头大。

    “违约金我来付便是。”

    自包袱里掏啊掏,掏出一个银袋,然后又在银袋里掏啊掏,掏了好久,估摸着十五两的样子,掏出来,递给他:“我也只有这么多,既然我们关系这么好,另外五两你且先帮我垫上,下次还你。”

    当然,她还有一张五十两的银票,是早上卞惊寒给她的封口费以及给李襄韵染头发的服务费。

    “好吧,谁让你是我的绵绵呢,别说五两,这时我身上如果有银子,二十两我都会自己掏,又怎会让绵绵出这个钱。”

    边说,边毫不客气地将弦音手里的银子接过,拢进袖中。

    弦音看着他,没作声,心中隐隐觉得不对。

    尼玛,骗钱?

    而秦义又似是蓦地想起来:“这样,我也只是不抬价而已,我们还是没有将其拍下来的银子啊,为今只有两条路,一条,你看能不能搞到竞拍的银子,一条,就干脆让别人先拍去算了,到时再让你堂妹偷偷跑出来。”

    弦音摇摇头:“不行,若是逃不出来怎么办?所以,拍下来才最稳妥。”

    “嗯,我也觉得是,”秦义甚是认同地点头,“只是,你能搞到竞拍的银子吗?”

    弦音摇头,“搞不到,不过……方才,你不是说,你是这个的‘拍拖’吗?”

    “嗯。”秦义点头。

    “你跟你的人一起负责在他人叫价的情况下抬价,对吧?”

    “对。”

    “那我问你,如果你们四次抬价后,他人认为价格太高,放弃了,你们怎么办?岂不是你们必须要买下来了?”

    “那也是假买,到时再还回去。”

    “那好,你先假买下来就行,后面的事情我想办法搞定。”

    秦义:“……”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