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管深汗。

    赶紧又回道:“奴才就只是......只是看到她没穿衣服。”

    “那还叫什么都没看到!”男人厉声,声音都带上了一抹苍哑。

    管深看到他的眼里甚至都蕴上了一抹血色,慌惧得不行,更是不知如何回答,觉得自己好像是被绕了进去,这个问题似乎怎么回答都是错。

    的确,他看到了那个女人没穿衣服,换句话说,等于那个女人让他看光光了,可是,可是他......他该如何表达?

    “奴才真的只是看到了她没穿衣服,然后当即就背了身,所以,所以......所以不该看的部位,奴才一个都没看到!”

    他说的是实情,他后来回想了多次,他真的没有印象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胸,也没有印象看到了她的下面。

    可他发现不解释还好,如此一解释,男人眼底越发猩红妍艳,就像是下一刻都能滴出血来。

    “你、还、想、怎、么、看?”

    森冷的声音从喉咙深处挤出,那是他从未见到的卞惊寒。

    管深终于在心里肯定,他猜测的没错,今日将他留下看守那个女人,就是为了保护。

    与此同时,他也得出一个认知。

    自己这次完了。

    “奴才......奴才并不想......不想怎么看?”

    他要如何说,他也很无奈,他也是受害者?

    这一切又不是他想的,他也全程被动。

    边上有多人开始维持秩序,让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说拍卖会马上开始,让拍卖席上的贵宾各就各位。

    “临走前,本王已明确跟你说过,没看住她的后果,想必你心里有数,你且先给本王等着!”

    沉声说完,男人猛地撒手,转身便走。

    管深被他的力度甩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后脑和背心都撞在假山的石头上,“嘭”的一声。

    男人没有回头,丝毫不为所动。

    管深痛得瞳孔一敛,待站稳,抬手摸了一把自己的后脑。

    入手一片湿红。

    **

    见卞惊寒出去了一趟,回来脸色阴沉得可怕,李襄韵秀眉微蹙,“三爷去哪儿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卞惊寒也未看她,一撩衣摆,坐下,冷声逸出两字:“没事。”

    见他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又见拍卖会马上要开始了,李襄韵虽心下疑惑,却也没有多问。

    坐定,卞惊寒扬目,搜寻的目光缓缓移动。

    如果没有猜错,那个女人定然是来了此处。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她。

    知道她滑头,知道她鬼主意多,也知道这方面管深不是她的对手,他想到了种种她能逃掉的可能,然后将所有的可能都做了对策,却还是让她给跑出来了。

    竟然***!

    想起昨夜她对他表白,坐他腿上,缠他颈脖,亲他唇瓣,他虽知道她在做戏,却还是以为,她就对他一人会如此,却没想到,她对管深更甚!

    竟然连衣服都不穿!

    一个女人最起码的底线呢?

    底线在哪里?

    所幸她此刻不在他面前,不然,他想,以他此刻那团心火,他可能会一把捏死她,就像方才有那么一刻,想要掐死管深一样。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