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深的话音刚落,都还未来得及看面前男人的表情,领口处已是一紧,待他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的衣领被男人抄住,并且自己被拖拽着往人群外走。

    虽早有心理准备迎接一场暴风骤雨,却还是被男人突如其来的举措吓得不轻。

    毕竟他也身形高大,而且现场如此之挤,可男人还是老鹰捉小鸡一般,将他朝边上拖拽,可见他用了蛮力,也可见他有多气。

    不敢反抗,不敢多言,只得脚下配合着男人往外挤,尽量不让男人费力。

    被拖到一处假山的位置,男人才一把将他松开,因心下慌乱,又猝不及防,还加上男人松开的时候明显用了力,他差点摔倒在地。

    “说!到底发生了什么,详细经过,一五一十如实禀报!”

    见男人脸色阴沉得厉害,眸中亦是冷色昭然,就连胸口都在起伏着,浑身被一股肃杀之气所笼,管深哪敢再有任何隐瞒。

    硬着头皮将那女人出汗,让小二买成衣开始,巨巨细细、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说了一遍。

    他发现,他越说男人的脸色越难看,眼底的阴霾更是如同暴风雨前夕天上的乌云,越聚越多,越堆越浓,他吓得都有些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特别是当他说到,那女人什么都没穿从屏风后面突然走出来的时候,他甚至看到了男人眼底的杀气,他赶紧说:“奴才当即就背过了身去,然后,然后......”

    见男人薄唇紧紧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他心跳突突地继续:“然后,然后,她就说,我在榻上等管家大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骤然破口打断,:“你确定可以对自己说的话负责,没有在胡说?”

    一字一句,如腊月飞霜。

    管深吓得当即跪了下去:“就是借奴才十个胆子,奴才也不敢胡说骗王爷。”

    男人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眸光如刀,一寸一寸将他盘剥,沉寂了好一会儿,才问:“然后呢?”

    “然后,奴才闭着眼转过身,用内力将蚊帐放下来,准备不理她,这时奴才突然觉得不太对劲,她一点声音都没有,便上前查看,果然,榻上无人,她已经趁奴才背过身去的时候,偷偷溜走了。”

    男人没说话,胸口起伏得厉害。

    他想了想,继续道:“奴才赶紧去追,却已不见了她的踪影,找了一圈,亦没找到,奴才只得赶来午国京师跟王爷禀报。”

    说完,他偷偷抬眼睨男人,男人依旧没有做声。

    死一般的沉寂。

    明明边上那么吵那么嘈杂,管深还是感觉到了死一般的沉寂。

    良久。

    直到那边有人在喊:拍卖会即将开始,男人才拂袖拾步,准备离开,可刚走了两步,又蓦地转身,大步回来,再次一把抄了他的衣领,将他自地上提起来,朝自己面前一扯。

    “说,你都看到了什么?”

    管深自是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奴......奴才,奴才什么都没看到。”

    “什么都没看到,如何知道她没穿衣服?”男人咬牙切齿。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