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管深心急火燎赶到双鹿堂的时候,拍卖会还未开始,他领了个观台席的牌子就进去找卞惊寒。

    里面人山人海,乱哄哄一片,如同他此刻乱作一团的心里。

    他到现在还无法相信,他竟然被这样一个丝毫武功都没有的女人给跑了。

    该找的他都找了,也追了一路,始终未能找到那个女人!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要如何跟卞惊寒交代,卞惊寒又会如何对他?他通通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将那个女人给看丢了,将那个卞惊寒千叮嘱万嘱咐一定要看牢的女人给看丢了!

    他要进去拍卖席找人,却是被拦住了,因为他拿的是看台席的牌子,是无法进去拍卖席的。

    心急如焚的他差点跟人家动手,又恐给卞惊寒惹出什么麻烦,只得作罢。

    没有办法,他只得在看台席的人群中挤来挤去,去看拍卖席里的人。

    所幸卞惊寒和李襄韵的一头银发打眼,在他挤出一身臭汗之后,终于看到两人。

    两人正坐在拍卖席一角,卞惊寒眉目低垂,一手端着茶盏,另一手执着杯盖,一下一下轻拂着茶面,李襄韵在旁边似是跟他说着什么。

    不能上前,管深只能大声喊:“羌老爷,羌老爷……”

    卞惊寒和李襄韵乔装的是羌氏夫妻。

    无奈人实在太多,拍卖会又未开始,现场嘈杂得厉害,他的声音被淹没在一片喧嚣里。

    管深想了想,这个男人没有听到的原因,除了最主要的现场太吵之外,不熟悉自己羌老爷的称谓应该也有一部分。

    可是又不能喊他三王爷,更不可能直呼其名卞惊寒,略一沉吟,他朗声喊道:“吕言意,吕言意......”

    果然,男人似有所感,手中动作顿住,抬眸左右看了看。

    见状,他又赶紧趁热打铁,扯开嗓子喊两声:“吕言意,吕言意,这里这里!”

    男人终于回头。

    在看到他的那一瞬,他清楚地看到男人面露震惊,然后蹙眉,然后当即自座位上起身,边上李襄韵似是在问他怎么回事,他也不知道有没有回答,径直挤着席间的人往边上走。

    见状,管深也赶紧往看台席的边上挤。

    这厢,弦音正在跟秦义说着话,恍惚间似是听到有人在喊“吕言意”,心中大惊,连忙环顾。

    并未看到认识的人。

    犹不放心,她又再凝神听了听,也未再听到,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自己听错了。

    那头,管深终于挤到了卞惊寒的跟前,还未出声,卞惊寒就已先开了口:“你怎么在这里?她呢?”

    那一刻,若不是人多,若不是挤得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管深差点就要跪了。

    “她......她跑了。”

    “跑了?”卞惊寒面部线条瞬间冷凝,声音几乎从牙缝中出来,“你守在门口,门窗紧闭,她又不会武功,甚至让你无论她找什么借口,都不要理会,她如何能跑了?”

    “她......她用美人计骗过奴才,然后......”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卞惊寒沉声打断:“什么美人计?”

    “就是......”管深犹豫着,不敢讲,可又心知,事到如今,不讲肯定交代不了,遂硬着头皮,鼓足勇气道:“就是身上什么都没穿,突然出现在奴才面前。”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