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义不悦了。

    “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什么叫真的认识?不认识我知道你叫绵绵?不认识你一身男子装扮,我一眼就能识破?还不是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也女扮男装,就方才那一副模样。你不知道这些时日我找你找得多辛苦,如今好不容易见着了,你给我装不认识,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边说,边捂上自己的心口,皱眉摇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末了,又问她:“难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嗯?我就问你这里痛不痛?”

    说着,又伸手作势要覆上她的心口,被弦音吓得后退一步避开。

    “规矩点,别动手动脚!”

    秦义似是有些意外她的疾言厉色,怔了一瞬之后,晃了晃自己的手,笑,一双桃花眼里潋滟翻飞:“我明明只是动手,哪里动脚?”

    忽的想起什么,一副恍悟的表情,“我知道了,绵绵说的是,我的第三只脚。”

    边说,边垂眸看向自己的下面,一脸的不怀好意:“嘿,别说,还真动了。”

    弦音汗。

    “流.氓!”扭头就走。

    秦义捉了她的腕。

    弦音气结:“放手!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的第三只脚?”

    话音未落,已扬腿朝他裆.下踢去。

    秦义只得松了她的手,后退一步避开。

    见弦音冷脸冷眸,秦义又涎着脸笑嘻嘻上前:“好了好了,跟你开玩笑的,你以前可不会这么容易生气的。”

    “我以前怎样?”

    “以前你肯定羞得面红耳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没想到数月不见,我的小绵羊,变成小辣椒了。”说完,秦义还啧啧两声。

    弦音依旧半信半疑:“那你说我姓什么?”

    “你先说说看,我早上吃了什么?说对了,我便回答你姓什么。”

    弦音汗:“我又没跟你一起,我怎么知道你吃了什么?”

    “对呀,”秦义点头,“就像你从未告诉过我你的姓,我又怎么知道你姓什么一样啊。”

    弦音晕死。

    连姓什么都不知道,还说认识?

    不打算与这种人多舌,再度想走,却是被秦义一个旋身拦在了前面。

    “当初在大楚的天隐庵见到你的时候,你本来就没告诉我你姓什么呀,就说你叫绵绵,我想着就算知道你的姓,我也不会连名带姓喊你,那样多生疏对吧?也只会叫你绵绵,所以,也没问,今日,你还想因为这个跟我置气不成?”

    “对了,”他猛地逼近一步“你不是会法术吗?就是一眼看透人心思的那种法术,现在你大看看我,看看我有没有撒谎?”

    弦音呼吸一滞,愕然看向他。

    竟然连这个也知道?!

    如果说,方才她还有些怀疑,那么此刻,她是彻底相信,这个男人跟她这幅身子的主人是真的认识。

    虽然他说的是法术,而不是读心术,想必是这个身子的主人不想人知道她的读心术,就编了法术这个借口。

    “我失忆了。”她开口。

    只能用这个万年老梗了,总不能告诉对方自己是穿越。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