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最新章节!

    主仆四人乘着马车优哉游哉地来到双鹿堂,双鹿堂门口已经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也拥挤不堪,一辆一辆的马车都快停到路中央了。

    见挤也挤不进去,秦义喊车夫:“停停停!就这里停好了。”

    车夫刚将马车停下,他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去,吩咐八一:“给他十文钱。”

    车夫一听不对:“爷是不是搞错了,租的时候说好的,是二十文。”

    秦义回头斜了他一眼:“对啊,租的时候是说二十文啊,但是,也说好了,是到双鹿堂门口啊,可现在不是没到吗?”

    车夫汗。

    “虽没到正门口,却也没差几步路了,爷一下子就少了我一半钱,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不行是吧?”秦义问他,见他不做声,蹙眉一扬袖:“好好好,那爷再上车,你将我们四按照事先说好的,送到双鹿堂的大门口,爷给你二十文便是。”

    车夫无语到了极点。

    这不是为难他吗?

    路如此拥挤,人都不好走,何况马车,根本过不去啊!

    见车夫不说话,也不赶车,秦义直接掀帘入了马车:“大家都按照事先说好的走,倒也公平得很。”

    车夫摇摇头。

    “算了算了,十文就十文吧。”

    遇到这种人,他也只能自认倒霉,看起来芝兰玉秀、一表人才的,还以为非富即贵,没想到竟然是个无赖。

    秦义一脸得色地跳下马车,示意八一给钱,自己带头走在了前面。

    双鹿堂门口有专人在登记发牌子。

    总共两种牌子,一种,只是来看热闹的,此种无需登记,领牌便进;另一种,来参加竞拍的,这种的需要在名册上签个字。

    两种人入场后位置是不同的,竞拍的当然是主座的位置,而看热闹的,就只是偏远角落的看台席。

    “竞拍的。”秦义伸手要牌。

    对方却没给他:“对不起,参加竞拍的,必须是夫妻二人同行。”

    秦义汗。

    手臂一张,左右开弓,将位于自己左后方的春兰,和右后方的八一揽着往前一推:“他们二人是夫妻,我是他们的管家。”

    春兰和八一互相看了看,汗。

    八二在后面更汗,这不久前还说让他跟春兰生孩子呢,怎么又变成跟八一是夫妻了?

    然而,最汗的,是发牌子的两人。

    这是将自己当三岁小孩呢,还是将他们当三岁小孩?

    哪有一个管家锦衣华服的,两个主人却粗布凡衣、一身奴才装扮?

    也没多说,按照规矩,给了张竞拍牌给春兰,让八一签名。

    自是又是秦义主动代劳了。

    然,春兰跟八一给放行进去了,他还是被拦了下来。

    理由:竞拍席只有竞拍夫妻能坐,其余的人得拿观看的牌子,去看台席。

    秦义瞪了那人一眼:“早说嘛!”

    遂唤了已经进去的春兰:“回来回来,你是我媳妇儿,怎么跟别的男人跑呢?”

    春兰、八一八二、发牌的两人,集体汗死。

    刚说人家是主人,自己是管家,现在又说自己是丈夫?

    “这位公子若是再这样取闹,我们便要喊人将公子请走了!”

    取闹?

    秦义一听就不悦了:“爷几时取闹了?”

    刚想跟对方理论,一个转眸的瞬间,一抹熟悉的身影入眼,他眸光骤亮,伸手一把攥了那人:“绵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