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突突间,管深意识到身后好像没声音了,又不敢贸然回头,就怕一回头又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这女人也太......太过分、太不知自重了,竟然跟他玩美人计,还在榻上等他,将他管深当什么人了?他是会中美人计的人吗?

    岂有此理!

    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一般,他手腕一翻,闭眼转身。

    双臂推出的同时,两道掌风劈出,凭着感觉,直直朝床榻的方向而去。

    掌风劈在两侧的帐勾上,帐勾一晃,拢挂在钩子上的蚊帐应力垂下,将床榻罩住。

    他这才敢将眼睁开。

    透过白纱蚊帐,隐约能见榻上的被褥拱起,果然躺着一人。

    管深汗。

    这女人到底不要脸到什么程度。

    也不想跟这种女人纠缠,他准备直接无视,反正他的职责是看好她,转身,欲拾步出去,突然感觉到不对,又猛地转回身,大步走向床榻,撩开蚊帐,一把将被褥掀开。

    呼吸一滞,脸色大变。

    果然!

    果然没有人!

    被子拱起的部分不过是特意做出来的,故意做出像是有人躺在里面的样子。

    这女人!这女人竟然耍他!

    气得不轻,又想起卞惊寒的交代,哪敢有半分耽搁,当即闪身追了出去。

    卞惊寒的那间客房里,弦音趴在门缝里朝外看,看到管深气势汹汹地跑过去,她才返身靠在门板上,大松了一口气。

    却也不敢耽搁,赶紧将身上的衣服换下。

    想起方才管深看到她时吓的那个样子,她就想笑。

    别说,骤然一看,她还真是像没穿衣服,哈哈。

    这一切还得归功于那些颜料,若不是看到有红黄白三色,她也想不到这个办法。

    红色加黄色加白色,变成肉色,这是她在现代学画画的时候学到的。

    她写了个尺寸让小二去买一套里衣和外裙,里衣就是现在身上的这套。

    里衣的尺寸,她按照平时的缩小了不少,目的就是为了要紧身,而且,她要的是白色,因为白色为底,才好上色。

    将白色里衣放在调好的肉色颜料里浸染,再放到窗口晾了晾,因为要赶时间,她也等不了它干透,潮吧干她就穿身上了,这样也更好贴合。

    差点没把管深吓死,哈哈。

    其实,这方法也只适合用在管深身上,因为管深迂腐老实、一本正经、一根筋。

    当然,为了能顺理成章地让他同意她买衣服,她也是吃了些苦头,又是闷在被子里捂汗,又是强行缩骨催动体内的余蛊,让自己腹痛出汗,才汗湿了一套衣服。

    而之所以躲进这间厢房,没有直接逃出客栈,是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既没武功,也没轻功,硬跑肯定是跑不过管深的。

    如今管深追出去了,调虎离山,她便可以从后门离开了。她那间厢房的窗正好对着后院,她知道后门在哪里。

    换好衣服穿上鞋,她跑到窗口看了看外面,又趴在门缝边瞅了瞅,这才拉门闪身出去。

    时间紧迫,她又不会骑马,得去租辆马车,还必须是快的那种,就是几匹马一起拉的那种马车,另外,为了不让管深中途逮住,更不让一到那儿就被卞惊寒和李襄韵发现,她也得稍微乔装一下。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