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厢房里,弦音只手撑着脑袋,歪靠在桌子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尼玛,不带她就不带她嘛,还搞个管深门神一般守在门口,算几个意思?真当她是嫌犯了?

    不仅如此,竟然走之前,还让管深将她的窗也用木桩钉死了。

    她现在是门口逃不了,走窗走不了,连想吃东西、想喝水、想如厕这些借口都用不了,因为,卞惊寒走之前亦是已经让小二将水果糕点茶水给她上了一堆,厢房里也有专门如厕的马桶。

    更过分的是,他走之前还跟管深说,不管她装不舒服、还是装病,哪怕装死,都统统不用理她。

    麻麻地,哪有这样的人?就不怕她不是装的,是真的出事?

    简直没人性!

    不行,她天生反骨,越是这样对她,她越是想要出去。

    只是,能想个什么法子呢?

    起身,她环顾屋内。

    又抬头看了看房顶。

    屋内真是连个老鼠洞都没有,房顶也没用,她们所住的是二楼,房顶上方还有三楼。

    看来,她今日是不可能出去的。

    正怏怏地准备回桌边坐下,视线蓦地被书桌架子上摆的几盒供客人们画画用的颜料牵引了过去。

    快步上前,确认了一下有哪几种颜色,在看到有红黄白三色时,她眸光一亮。

    再略一沉吟,便计上心来。

    管深站在门外也是相当的郁闷。

    不同于三王府,这里可是客栈,小二跑上跑下,客人来来往往,他木桩一般杵在这门外,每个经过的人都要多看他几眼,有的还指指点点,甚至还有人以为他是被妻子关在外面罚站、不让进门的丈夫。

    他就搞不明白了,他家王爷为何将他留下?

    拍卖会凶险未知,带他在身边,至少多个帮手,薛富又还未到,他家王爷又拒绝了李襄韵提出的让拥寒门的人帮忙,这般缺人的情况下,竟然将他留在了客栈,守着这么个女人!

    这女人有什么好守的呢?如果觉得是嫌疑人,直接捆起来关着就好,何必还要专门浪费一个人手守着?

    好吃好喝地供着,既要看管好,又不能怠慢,真的不是他多疑,他真的有种他家王爷实则上是在保护这个女人的感觉。

    不带她一同前往,虽然她的确是个拖累,既不会骑马,又不会武功,但是,换个角度想,何尝不是不让她前去涉险?

    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为何不直接将她绑住关起来,而是让他守在这门外了,也是将他留下来保护她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且不说这个女人是不是细作还未定,单说她既不会武功,又没有背景,还贪财,还善妒没有气量,还诡计多端,还有......虽说不能以貌取人,但是,至少也要看得下去吧,她还是一张半边红斑毁容脸,根本就不配他家王爷,也不能给他家王爷的前运带来任何的襄助。

    真不知道他家王爷迷上她哪一点了?

    正兀自想着,“吱呀”一声身前的房门自里面被人打开。

    他回神望去。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