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些心不在焉,又加上从未有过给人染发的经验,一个不小心,她就将那不知名的白色膏体刷到了李襄韵的额头上。

    “对不起,对不起。”她连声道歉。

    卞惊寒跟管深都闻声看过来。

    前者面沉如水、情绪不明,后者眸带冷意,一脸鄙态。

    看来,管深是觉得她故意弄的。

    也不想解释,好在李襄韵性子好,人也大度,不仅没有丝毫怪罪之意,反而还笑着安慰她:“没事,吕姑娘不用紧张。”

    虽然,她压根就没有紧张。

    接下来,便是她跟管深二人忙活着,一双被服侍的男女闲闲地聊着天,当然,多半是李襄韵在问,卞惊寒在回。

    从两人的聊天内容听下来,弦音也基本上明白了一个大概。

    今日巳时,那个叫廉如开的大善人在午国京师的双鹿堂召开拍卖会。

    如往常一样,会拍出几样自己收藏的稀世古玩,同时送出几名从奴役市场买下的孩童,“聂弦音”就在其中。

    对看热闹的人,不做任何要求,但是,参与竞拍的商户,就必须是夫妻双全,且同时到场。

    用廉大善人的说法就是,要求夫妻双全,是确保孩童被买下后可以有父有母,享受天伦,而要夫妻同时到场的目的是,两人都必须当场表态同意,免得回家引起分歧矛盾。

    卞惊寒和李襄韵之所以要换衣服,要染白发,是因为他们两个会以一对午国比较知名的商人夫妻的身份到场。

    之所以用这对夫妻的身份,是因为这对夫妻是卞惊寒的朋友,卞惊寒知道他们的底细,也知道他们的习性,还飞鸽传书征得了对方的同意,最重要的,这对夫妻平素很低调,虽小有名气,却并未有太多人认识,让大家广为传播的,是这对夫妻曾经中了什么毒,一夜之间双双白头的事。

    两人一头青丝染白,已是一个时辰之后。

    看着铜镜里一头银丝的李襄韵,弦音想起了白发魔女传里的练霓裳。

    别说,还真像,特别是身份,都是厉害的头目呢。

    再看卞惊寒,尼玛,她就有些移不开眼了。

    曾经有段时间超迷几个动漫里的白发帅哥,觉得那种绝色也只可能存在于动漫中,今日她才知道,现实中,竟也有活生生的人能将白发表现得如此极品。

    意识到她的视线,男人挑起眼梢,朝她看过来。

    “有事?”他问她。

    弦音连忙摇摇头,哦,不对,的确有事。

    “我能跟你们一起去吗?”

    既然,已经无论如何都拦不住这个男人前往,她也就不打算再做无用功了。

    但,她想跟着他们一起去,毕竟那边是“她”,没准她能帮上忙。

    然,男人却回得干脆:“不行!你一不会骑马,二不会武功,跟在一起,只是拖累,就跟管深在这家客栈等!”

    说完,随即吩咐管深:“将她给本王看牢了,聂弦音没真正找到之前,她不得离开,若有任何闪失,会是什么后果,管深,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弦音:“......”

    管深:“......”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