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

    什么包袱?什么三十两五十两的?

    不过,她脑子转得也快,将他说的话快速再过一遍,就当即明白了过来。

    这是拿银子堵她嘴呢!

    原来,还是要点脸的呀!

    还以为他不要脸呢,她想过了,他敢说她昨夜跟他表白的事,她就敢说他非礼她,就算昨夜是她主动的,还有山洞里呢,山洞里几次可全部都是他用的强,看他还要脸不要脸,看他还怎么跟李襄韵交代?

    哦,现在见她豁出去,就怕了?就拿银子来封口了?

    一两银子约人民币两百块,五十两银子,五十乘以两百,二五一十,再加三个零,个十百千万,艾玛,一万块!

    平白得一万块!

    果然财大气粗啊,曾经为了试探她,也是给了她一笔巨款,如今为了让她闭嘴,又是这么大手笔!

    好,既然他要脸,她自是比他更要脸,这交易她不亏,何况还是现金交易、当场拿钱!

    不就给李襄韵染个头发嘛,二十两银子呢,二十乘以两百,二二得四,再加三个零,也是四千!

    在现代,那些发型师都难开出这个价吧?

    管深也是一脸震惊。

    不仅震惊于原来这个女人耍性子闹脾气,并非是因为吃李姑娘的醋,而是因为钱,要他家王爷赔她钱。

    还震惊于这个女人也真是敢要,谁没有娘,谁的娘没留下点东西,一个包袱而已,就算是老娘留下的,那也不是金包袱、银包袱吧,竟然狮子大开口,要三十两!三十两哪是够买几十个包袱,是成百上千个包袱好吗?

    也震惊于他家王爷竟舍得,虽然王府不缺钱,但是,那也不是大水打来的,答应赔对方三十两也就算了,竟然让她给李姑娘染个发,还给二十两!

    那他给他染,有吗?

    当然,他不敢问,也知道铁定没有。

    心里很是不舒服,掏出钱袋,拿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他冷着脸走过去递给弦音,心里对这个女人也更加有想法了。

    反正不是什么好人,就算不是细作,也一定是骗人钱财的女骗子!

    看着五十两银票,弦音心头的郁气顿时去了大半,伸手接过,对着卞惊寒眉眼一弯道:“如此,我便不客气了,多谢王爷。”

    卞惊寒没理他,看也没看她,径直朝管深招了手:“快。”

    她也不以为意,挑挑眉,毕竟一下子割肉五十两,难免肉痛不爽,姑且理解理解他。

    见管深已走去他的身边,李襄韵又看着自己,她将银票揣进袖袋上前。

    “有劳吕姑娘了。”李襄韵微微笑着,将手里的小刷递给她。

    “没事,举手之劳。”她也扯了抹笑,将小刷接过,开始梳染。

    这话让李襄韵没事,让卞惊寒无反应,却是让管深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举手之劳?

    真不要脸!

    谁的举手之劳要二十两银子?

    他终是没忍住咳了两声。

    卞惊寒眼波微动,唇角一抹弧光浅浅,李襄韵水眸看着面前的铜镜,铜镜里依稀可以看到屋中的几人。

    弦音侧首瞥了管深一眼,这才意识过来自己那句话有点出口快,都害人呛住了,罪过罪过。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