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于是她的唇,就这样猝不及防地、不偏不倚地贴到了他的唇上,没有任何隔挡。

    弦音呼吸一滞,有片刻的傻眼,下一瞬反应过来,作势就要弹开,却是后脑一重,被男人的大手扣住,直接加深了那个吻。

    靠,有没有搞错?

    弦音仿佛听到了心里一群羊驼奔过的声音,第一反应是推开他,旋即意识过来不行,便干脆心一横,闭了眼,任由他去。

    男人吻得汹涌,一番狠狠需索下来,弦音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身子更是软作一团,歪在男人怀里,无力地承受着这一切。

    两人都粗噶了呼吸。

    直到男人的另一只手顺着她衣裙的前襟滑进去,如烙铁一般抚上她的肌肤,弦音才浑身一抖,猛地睁开眼睛。

    尼玛,别想着给他摆一道,结果却着了他的道儿。

    伸手一把将他推开,好在对方也未太过分,她一推,他便放开了她。

    他呼吸粗.重,她气喘吁吁。

    四目相对。

    他的暗沉如夜,她的薄雾迷离。

    好一会儿谁都没说话。

    直到桌上的油灯不知道是不是灯油里有水,烧得“嗞”了一声细响,弦音才眼帘一颤,回过神,慌乱地自男人身上起来,站到地上。

    “这......这份诚意总可以吧?”

    男人微微垂眸,抬起手背轻揩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再抬眼看她,黑眸深深、似笑非笑:“不够。”

    弦音汗。

    同时也甚是气结。

    麻麻地,幸亏她不是一个沉迷男.色的人,方才若不是她及时清醒,悬崖勒马,铁定擦枪走火,被他啪了。

    “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女孩子?虽然我厚脸皮地跑过来跟王爷表白,但是,并不表示我没有自尊,动心是一回事,做那事是另一回事,这两件事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请王爷搞搞清楚。”

    本就气息还未平稳,又加上义愤填膺,她愤愤说完,都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男人睨着她,什么都没说,起身提起桌上的茶壶,“哗啦啦”给杯盏里倒了一杯水。

    弦音以为他是给她倒的,毕竟她喘成这样,谁知,他大手端起杯盏,并未递给她,而是兀自仰脖“咕噜咕噜”一口气饮尽。

    弦音:“......”

    “嘭”的一声将空杯盏置在桌案上,他侧首看向她:“可对一个男人来说,心,与身,都是诚意,缺一不可。”

    弦音眼睫颤了颤,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的这个馊主意。

    妈蛋,她做这一切是为了谁?

    还不都是为他好,为了他的安全,为了阻止他不要去入别人的陷阱,她在救他,却还要赔上她自己,这是什么道理?

    她是脑残还是智障?

    “王爷就说,明日还去不去救那丫头吧?”

    男人思索了片刻,回:“本王考虑考虑。”

    弦音一怔,有些意外他的回答。

    虽依旧没有答应她,但是明显松动了不少,所以,有戏?

    “王爷几时可以考虑好?”

    “明早。”

    “好,那我明天早上等王爷答复,时辰也不早了,赶了一天路,王爷早点歇着吧,我回房去了。”

    弯腰拾了掉在地上的面巾,再对着男人微微一鞠,她转身朝门口走去。

    刚准备开门,却是听到身后男人骤然出声:“等等。”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