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弦音还在晃他的衣袖。

    男人垂目看了一眼她葱白如玉的小手,忽然长臂一捞,将她捞进怀里。

    弦音吓了一跳,旋即就反应了过来,这一次,她没有挣脱,心跳突突间,甚至顺势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似是不意她会如此,男人眸光微顿,随后便轻敛了几分,垂目看着她,微微低头凑近:“你我相识不过三日,你就对本王动心,说说看,本王哪些地方让你动了心?”

    幽兰馥郁属于他独有的温热气息扑面而来,钻入她的呼吸,弦音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薄颤,眼睫的薄颤、身子的薄颤、还有一颗心的薄颤。

    连带着思考的能力似乎都迟钝了几分。

    想了想,又鼓了鼓勇气,并壮了壮胆,她伸手捧了男人的脸。

    虽然入手体温相触的那一刻,她的双手似是被一道电流击过,差点就撒了手,却愣是被她强行忍住。

    尼玛,皮肤真好,不仅看着好,手感也好。

    “王爷长得那么好看,玉树临风、翩翩公子,又是人中龙凤,聪明睿智、沉稳果敢、如此优秀的男人,是个女人都会动心吧?”

    平时写文这些词语都信手拈来,今日大概是脑子不好使,她搜肠刮肚了好一番。

    男人黑曜一般的凤眸又轻眯了几许。

    弦音以为他在怀疑,又连忙接着道:“当然,这些是大的,所谓大的,就是王爷身上具备的,让天下所有女人动心的资本,而真正让我动心的,是王爷的好。”

    “哦?”男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弦音放开他的脸,手臂顺势勾在他的颈脖上。

    “我不会骑马,王爷也不嫌弃,还让我同王爷共骑一马,在被那些弓箭手追杀的时候,王爷为护我周全,将我从后面的位置换到了前面,为此自己还中了一箭,虽说后来,闹了点乌龙,王爷怀疑我是细作,但是,王爷也并没有杀我,而是独自离开了,甚至离开都没离开,又折了回来,还在那些黑衣人手下救我于水火,那一刻,王爷从洞口飞入的那一刻,真是帅得不要不要的,简直如同天神。”

    帅?

    男人愣了一下。

    弦音发现,他似乎对这段话很受用,因为非常难得的看到了他唇角轻勾起来的弧度。

    “如同天神,你还不理本王,几次三番要跑?”

    “那是因为生气王爷的怀疑和不信任。”

    男人似是信了,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弦音心中一喜,连忙趁热打铁:“那王爷能不能不要去管那丫头,让我呆在王爷身边?我也知道王爷对李姑娘的情义,我只要呆在王爷身边就好,不求什么名分。”

    男人脸色微微冷了几分,片刻之后又稍稍转霁,启唇,温热气息轻吐在她的眼睛上:“那要看你的诚意。”

    诚意?

    弦音怔了怔,毕竟不是无知少女,自是旋即就明白了过来。

    心跳踉跄间,也紧了呼吸,她忽然朝他面前一凑,就隔着面巾,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随即弹开。

    男人瞳孔一敛,“再来!”

    弦音犹豫了片刻,只得再次凑至他面前。

    然,让她没想到的是,她亲上他唇的那一瞬间,他一把将她的面巾扯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