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见男人没做声,弦音又问了句:“王爷能体会吗?”

    “不能。”男人终于开口,却回得干脆。

    弦音汗。

    一时间话题就有些进行不下去,不知该说什么,就只得问了声:“为什么?”

    “因为本王感觉不到,感觉不到你对本王动了心,也感觉不到你想留在本王身边的那种心情,白日里不是还想偷偷逃走的吗?”

    “那是我故意骗管家大人的,我见他一直怀疑我是坏人,一心想要我离开,只得骗他说,只要他帮我清掉体内的余蛊,我就走,其实,我心里清楚,这蛊还得王爷来清不是,管家大人也不会帮我清的,我就是故意那样说。”

    “是吗?”显然不信。

    尼玛,这男人也太难糊弄了。

    “要怎样王爷才会信我一颗真心?我一个女孩子,这般前来跟王爷说这番话,已是不顾廉耻,王爷觉得,我会拿这种事说笑或者骗人吗?”

    “可是,”男人俊眉微拢,稍显苦恼,将环抱在胸前的胳膊打开,摊摊手,“本王的确是没有感觉到你对本王一丝一毫的情义啊?”

    没感觉到就对了,姐对你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情义。

    弦音心里冷哼,面上却没表现出来,不仅没表现出来,还眼露委屈,低声道:“那那要怎样王爷才能感觉到?昨夜王爷在山洞里昏迷,我以为王爷是腿上的余毒发作,便什么也不顾,不顾男女授受不亲,也不顾毒血吸入口中,可能会导致自己中毒,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帮王爷吸毒,王爷还不能明白我的一片心吗?”

    男人点点头,“本王明白倒是明白的,只不过本王明白的是,你想让本王致残呢,将本王包扎得好好的伤口拆开,好不容易不流血了又被你猛吸一顿,特别是你那最后那一脚踩上去,本王差点就落个半身不遂了。”

    弦音:“”

    无言以对。

    见她不做声,男人伸手拿起灯台上的一根竹签,拨了拨灯芯,又缓缓开口:“如果本王没有记错,本王第一次亲你的时候,你还准备扇本王耳光”

    放下竹签,他徐徐抬眼朝她看过来。

    弦音长睫颤了颤。

    微微涨红了脸:“那那是因为因为那是我的第一次嘛。”

    第一次么?

    男人几不可察地挑挑眉,想起在仙居屋客栈他的厢房里,他帮她清醉梦蛊那些子蛊时的情景,没做声。

    这厢弦音心里也是百折千回。

    这男人这个时候突然提这个

    一番天人交战之后,她强自敛了心神,举步朝男人走过去,一直走到他边上站定,对,是他边上,而不是桌子对面。

    在他黑眸的注视下,伸手拉了他的袖襟,轻轻晃了晃:“王爷”

    尼玛,强憋着软糯娇嗲的声音出来,弦音差点自己给跪了。

    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人家一个女孩子都这样不要脸了,王爷就不能成全人家嘛?那小丫头既然有了好的去处,便任由她去好了,王爷不要管了好不好嘛?王爷”

    男人嘴角抽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