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了托盘回房后,弦音将自己扔在床上,整个人是崩溃的。

    尼玛,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有这么好的主子,有这么锲而不舍、不惧陷阱、不顾安危、不抛弃、不放弃、一心执着要救她的主子,到底是她的幸,还是她的不幸?

    她如此处心积虑,如此方法用尽,都不能让他改变决定,她还能怎么办?

    啊啊啊啊~

    **

    厢房门口,弦音几经犹豫,终是抬手叩门。

    “进来。”

    闭眼,深深地呼吸,再睁眼,弦音伸手推开厢房的门。

    房内,身姿伟岸的男人只着一套白色的里衣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毛笔,似是在写什么,抬眸见到是她,黑眸掠过一丝意外。

    见惯了他一身黑,也习惯了他一身黑,突然穿这一袭白,还是这种胜雪的白,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特别是沐浴后的头发还未尽干,几缕湿哒哒垂在鬓边,又加上面前桌案上的烛火,柔和了他平素冷硬的五官线条,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温润不少,也儒雅不少,越发得丰神如玉、俊美若仙,弦音一时有些痴怔。

    “有事?”将毛笔放在砚台上,他朝她看过来,黑眸映着烛火,明明暗暗、潋滟生姿。

    弦音回过神,返身将门关上。

    再转过身来,也未上前,就站在门后边。

    垂眸再一次鼓了鼓勇气,抬头,她开口:“我是来跟王爷坦白的。”

    男人略略挑了挑眉尖,几分意外,几分兴致,还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坦白什么?”他问。

    面巾下,弦音轻轻咬了咬下唇,才出声:“王爷说得没错,我其实......我其实就是对王爷动了心,舍不得跟王爷分开,想要一直呆在王爷身边,所以,才不想要王爷去救那丫头的。”

    男人闻言,明显一怔,怔完便敛了眼波,双臂一抄,环在胸前,身子靠向身后的椅背,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也好奇探究地看着她。

    “所以呢?”他又问。

    弦音汗。

    这反应?

    而且,她发现这个男人特别喜欢问这三个字。

    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因为所以。

    “所以,你此刻前来,不是坦白,而是表白的?”他再问。

    弦音:“......”

    有些窘迫,不过,她很快便克服了掉。

    “所以,王爷能不能不要去救那丫头了?”水眸流转,她目光殷殷看向男人。

    男人呶呶嘴,“唔”了声,“救她,你留,似乎不矛盾。”

    “是不矛盾,但是,王爷也看到了,王爷身边的人都不喜欢我,特别是管家大人,更是恨不得让我马上离开,现在我留在王爷身边,至少还有个理由,因为那丫头还没找到,我脱不了干系,所以不能放我走,如此,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可如果王爷去将那丫头救回来了,我的嫌疑彻底洗清,那我就没有再继续留在王爷身边的借口了,我毕竟是个女孩子,总不能死乞白赖地缠着王爷不放吧,我也没法做到完全不顾及他们的眼光,王爷能体会我的心情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