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姑娘?”李襄韵忽然开口。

    弦音怔了一下,微微颔首,本想凝眸读一下她的心里,腹中便已是一痛,她只得连忙放弃。

    只见李襄韵微微一笑,声音再度传来:“我叫李襄韵,吕姑娘身上的这套衣裙真好看,想必是在裁缝镇上买的。”

    弦音呼吸一滞。

    本就心虚,见这个女人平白无故突然提起这套衣裙,以为她已知道这是卞惊寒买给她的,本着不想因为自己而破坏了两个有情人的原则,当然,最主要的,是她不想连累了卞惊寒,所以,她本能地就开口解释。

    “原来你就是李姑娘啊,我身上的这套衣裙其实是......”

    “吕言意!”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卞惊寒蓦地厉声打断。

    真的是厉声,她跟李襄韵,甚至管深,都吓了一跳。

    三人齐齐看向卞惊寒。

    卞惊寒已骑在马上,冷着脸,目光阴鸷,恶狠狠地看着她:“别以为自己真的已没事了!聂弦音一日没活生生站在本王面前,你便一日脱不了干系!”

    弦音汗。

    虽然这话似乎也没毛病,毕竟他又不知道她就是聂弦音,但是,至于要那么凶吗?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还不快过来上马!”男人声音越发沉了几分。

    弦音怔了怔,若不是他的视线就落在她的脸上,她真的以为他是跟别人说的。

    不会吧?

    昨日跟他同乘一马,那是因为只有他们两人哟喂,此刻,可是还有管深和李襄韵,特别是李襄韵在场,她如何能跟他同乘一骑?

    她并未依言上前,而是指了指李襄韵:“我可以跟李姑娘一匹马的。”

    说完,便转眸问向李襄韵:“请问李姑娘,可以吗?”

    “自是可以。”

    “自是可以。”

    “自是不行!”

    李襄韵、管深、卞惊寒三人同时出声。

    所不同的是,李襄韵跟管深的回答是可以,卞惊寒的回答是不行,且,纵使异口同声的有两人,却被卞惊寒一人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李襄韵再次意外不已。

    弦音亦是。

    “你觉得本王会让一个还未搞清楚底细的人,跟李姑娘一马吗?”男人转过视线,微微眯了眸子,平视着前方,其声依旧沉沉。

    弦音汗。

    好吧。

    原来是怕她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对李襄韵不利呢。

    尼玛,她一个马都不会骑、武功没有一分的人,能对李襄韵这种拥寒门的门主如何不利?

    垂眸,沉淀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拾步走过去。

    刚一走近,他便已倾身长臂一捞,将她挟上他身后的马背。

    下一刻,双腿一夹马肚:“走!”

    弦音都还未来得及坐稳,差点摔下去,吓得她赶紧抱住他的腰。

    马蹄哒哒,扬尘奔起。

    看了看两人的背影,又转眸看了看微微怔愣在那里的李襄韵,管深汗哒哒,抿唇略一沉吟,遂开口:“王爷是为了李姑娘的安全着想。”

    李襄韵将落在两人身上的视线收回,朝管深微微一笑:“我知道,我们也走吧。”

    扯了缰绳,翻身上马。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