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一时间忘了动,忘了反应,蓦地回过神来,歪头吐掉嘴里的血沫。

    尼玛,糗大了!

    怎么好巧不巧就握了他那里?

    所幸自己是在帮他吸.毒血,不然真是......

    刚尴尬地想着,还要不要再解释一下,手臂骤然一重,她的身子被一股外力猛地一拽,再下一瞬,她就被男人压在了身下面。

    弦音大惊。

    “王......”

    爷字还未出口,嘴巴已被男人以吻封缄。

    不同于方才在洞外的两次,那两次凌厉亲吻的都是她的唇瓣,而这一次,他直接撬开了她的唇齿,舌尖长驱直入,钻入她的口中,需索。

    血腥在两人口中弥漫,弦音吓坏了。

    特别是清晰地感觉到紧贴着自己的腰腹,他的某处那惊人的变化,她更是慌得不行。

    拼命摇头,双手大力推拒,挣扎。

    大概是意识到她的反抗,他终于放开了她的唇,然后气息粗噶地看着她,眸子里跳动的火焰似是要将人焚烧殆尽,突然,他起身,从她身上下来,背对着她坐在边上,不发一言。

    弦音躺在那里也是气喘吁吁,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坐起便骂:“尼玛,卞......”

    她刚骂出口,就被对方蓦地回头打断:“抱歉,本王方才好像是被余毒所控,出现了一些幻觉,所以,多有冒犯,请见谅。”

    弦音:“......”

    余毒?幻觉?

    方才他那疯狂的举措是因为中毒出现了幻觉?

    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弦音此刻的心情,那简直了的心情。

    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无力得很,她还能骂什么?还能说什么?人家是被余毒所控,是出现了幻觉,而且,人家并未对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甚至还道了歉。

    只是,为何,她那么不相信呢?

    特别是当她想到,她可是刚一口毒血吸出,他就醒了,她就越发觉得不相信。

    余毒发作都严重到昏死过去了,她既不是灵丹妙药,又不是大罗金仙,她只吸一口血,他就醒了,这怎么可能?

    再看地上她方才吐出来的血沫,鲜红得很!

    虽然她不懂医,但是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毒血一般都呈黑红色,就算不黑,也一定带褐色。

    所以,他体内根本就没有什么余毒,是她判断失误而已。

    换句话说,他方才的昏迷并非因为余毒,至于因为什么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他是见她帮她吸.毒,便顺势找的这个余毒致幻的理由来开脱他方才不堪的行径。

    将地上的面巾拾起来戴在脸上,弦音从枯叶上站起来。

    男人看着她。

    看到她突然一脚踩在了他大腿的那个伤口上,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猝不及防,卞惊寒痛得瞳孔一敛,弦音连忙将脚捡开。

    然后惊呼,并蹲下来看他的伤口:“哎呀,王爷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大概是体内的醉梦蛊余蛊在作祟,我......我方才应该是在梦境里,将王爷这皮肉外翻的伤口当成了一个毒蘑菇,一脚踩下去我才大梦初醒,实在对不起,请王爷见谅!”

    卞惊寒:“......”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