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他们弄到哪里去?”弦音问他。

    “死的就直接扔进草丛,还有气的两个本王有用。”

    见她疑惑地看着他,他又解释道:“本王已将早上从你身上清出来的余蛊都投到他们两人身上了,他们任何一人身上的蛊虫都比你体内的余蛊多,他们的马就在外面,本王等会儿将他们两个分别绑在马上,让两匹马从两条路走,这样可以暂时混淆和引开那些人的视线,待本王内力恢复,便将你体内的余蛊彻底清干净。”

    弦音点点头,这方法好,忽的想起什么,不对。

    “那我沿途留下的那些胭脂粉怎么办?他们看到,还不是会追到这里来。”

    大概是听到她自己主动提起这个,卞惊寒抬眸瞥了她一眼。

    “没事,除非他们是猫头鹰。”

    什么?

    弦音愣了愣,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对哦,天已经黑了,她那只是胭脂粉,又不是夜光粉,大白天都不容易发现呢,何况是漆黑的夜里。

    她忽然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放下肩上的包袱,展臂伸了个懒腰:“如此说来,至少今夜可以安心休息了?”

    话刚说完,又蓦地意识过来什么,不对,身边不是还有一只狼吗?

    见卞惊寒将那些黑衣人一个一个拖出去,她也起身开始铺地铺,将原本堆着准备自己睡的一堆枯叶分成两堆,分别在火堆的两边一边铺一个。

    很快,卞惊寒便将那些黑衣人处理掉了,进来看到她铺的地铺,眸光动了动,没做声。

    两人隔着火堆坐下来,一时间都没说话。

    最终,还是卞惊寒打破了沉默:“一天没吃东西,饿了吧?”

    侧身打开包袱,取出一个纸包,“荒郊野外的,只有一些芙蓉糕,今夜就勉强对付一下吧。”

    打开纸包,捻起一块,起身递给她。

    弦音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她可不只是一天没吃东西,昨夜她也没有吃东西啊。

    芙蓉糕的香气萦上鼻尖,她却强自不为所动,没有接:“谢谢,我不饿。”

    谁知道这芙蓉糕里有没有下什么药?

    跟她认识不过两日,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就强吻她,保不准再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情,总归,小心为妙。

    见她不要,卞惊寒略略挑了挑眉,也不强求,“那本王就自己吃了。”

    坐回到位子上,兀自吃了起来。

    弦音不看他,拿了根棍子去拨着火堆。

    尼玛,也不知道是不是山洞太小的缘故,还是她实在太饿的原因,又或者是他的这包芙蓉糕跟平素她们下人难得吃到的芙蓉糕不是同一种,反正,她从未发现芙蓉糕竟然香气那么浓,隔着火堆,还直直往她鼻尖里钻。

    最让她受不了的是,只是松软的芙蓉糕而已,又不是什么脆的、或者硬的吃食,这个男人竟然咬啊、咀嚼啊,都能发出声音。

    麻麻滴,她吃花生米发出点声音,是谁还说了她一顿的?

    当然,她现在不能以这个怼回去,毕竟,此刻她是吕言意,而不是聂弦音。

    可实在忍无可忍啊。

    这人分明就是故意馋她的!

    将手中木棍一扔,她蓦地起身:“别动!”

    就在卞惊寒闻言一怔之际,她又以极快的速度“啪”的一巴掌拍在他的手背上:“蚊子。”

    某人手里的芙蓉糕被拍得应声落地。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