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止了咳,他摇摇头:“你这个女人怎么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弦音怼得也快:“你这个男人不是什么人都下得了口吗?所以,比起王爷,我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卞惊寒:“......”

    弦音弯腰拾起地上的面巾戴在脸上,又捡起包袱。

    “再跑,本王便让你见见大大巫!”卞惊寒看着她,云淡风轻地“威胁”。

    大大巫?

    这次轮到弦音无语。

    冷冷地剜了他一眼,弦音拾步往山洞里走。

    虽然,的确有些怕他再变本加厉,做出更越格的事来,但最重要的,是一番折腾下来,她已慢慢冷静。

    天已经黑了,她能去哪里?何况她身上还有余蛊?还指着他清呢。

    外面天色已暗,山洞里更已是漆黑一团,弦音走到洞口就不敢往前走了,里面可是又是尸体,又还有人没死的。

    手背一暖,是随后进来的卞惊寒裹了她的手,弦音心尖一抖,还未来得及将手抽出,对方已五指一收,将她的手握在掌心,半牵半拉着她往前走。

    她抿了抿唇,只得跟着他的脚步。

    带到一处,停下来,他双手按上她的肩:“你坐这里。”

    摸索着坐下去,弦音发现,应该是他坐过的那个的石头。

    片刻之后,眼前忽的一亮,是卞惊寒吹亮了火折子,并蹲身将她拾捡的柴禾点着,一根一根搭起来,生出一个火堆。

    山洞本就不大,生出这样一个火堆,瞬间就很亮堂。

    见柴禾旁边有几个果子,卞惊寒拾起一个,看了看,轻嗤出声:“你不会以为这个是可以吃的野果子吧?”

    “才没有呢,我知道那是桐树的果子,捡回来是准备将它烧了熬成桐油。”

    “你要桐油做什么?”卞惊寒疑惑。

    弦音没做声。

    事已过去,她本不想说,可又恐这个多心多疑的男人多想了去,才悻悻开口:“王爷不是腿中毒了吗?我怕自己口腔有什么问题,直接给王爷吸,会导致自己中毒,就想着如果隔着一层涂抹过桐油的布,或者涂抹过桐油的纸来吸,是不是应该就不会有事。”

    他们这个古代的黄油伞不就是这个原理吗?

    将纸浸过桐油,再烤干,来达到防水的目的。

    这个时空又还没有塑料纸、胶纸之类的东西,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既可以帮他吸.毒,又可以阻止毒入口的办法。

    卞惊寒眸光映着熊熊燃起来的柴禾,光亮熠熠,潋滟生姿。

    “所以,让你就在洞门口拾捡柴禾却不见你的人,你是找桐果去了?”

    “是啊,我看到不远处有桐树,虽然桐树结果是秋季,但是,这深山野林的,桐果应该从来都没人采,地上说不定能捡到去年秋季的果子,所以就去了......本想着回来给王爷一个惊喜,没想到却是被王爷给了一个大大的惊喜。”

    弦音看着他,毫不掩饰语气里的讽刺。

    卞惊寒也不以为意,眸色转深,唇角甚至几不可察地勾起一点弧光,没接话,他起身,开始清理那些人。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