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男人是在亲她,弦音又震惊又意外,又慌又乱,又惶遽又无措,完全不知道如何反应,脑中也一片空白,就睁着大大的眸子,浑身僵硬地站在那里任由他更加肆意。

    直到他气息粗重地放开她,以额与她相抵,鼻尖贴着她的鼻尖,哑声问她:“还跑不跑?”

    她才回过神来。

    汗。

    如果说方才那逻辑让她生气,那么现在的这个逻辑更加让她羞愤。

    他突然亲她,亲完问她还跑不跑?

    意思好像是,他亲她了,所以,她不会跑了?

    尼玛,她是有多希望让他亲啊?

    按照他们古人的说法,男女授受不亲,他这是在冒犯她好吗?

    扬手就准备一巴掌扇过去,却是被他眼疾手快擒住,她气结,大力将手抽出,知道自己不是他一个武功高强的男人的对手,也不跟他再纠缠,见终于脱了桎梏,扭头便跑。

    然,她的腿怎比得过他的大长腿?她又如何比得过他的反应神速?才迈出一步,就再次被他大力拽回。

    这一次一双大手直接捧了她的脸,狠狠地吻了上去。

    靠!

    弦音听到自己心里崩溃的声音。

    她想偏头想躲想避开都不行,因为他一双大手将她的脸覆得死死的。

    而且,动作也明显比第一次粗.暴,不仅唇瓣重重碾压在她的唇上,还噙住她的唇瓣.吮.吸。

    她真的被他吓住。

    呼吸尽数被他夺去,她感觉到自己快要窒息,脚下发软,她只得伸手推他。

    又需索了一会儿,他才将她放开,这一次更是跟她脸贴着脸,粗噶的声音就逸在她的唇上:“还跑吗?”

    尼玛,又是这句!

    弦音张嘴,刚准备骂人,却是被他趁势啄了一口:“再跑,惩罚加倍,你大可以试试!”

    语气很轻,却强势霸道得不行。

    弦音汗。

    原来,他说的“还跑不跑?”“还跑吗?”是这个意思!

    用这个来惩罚人?

    变.态!

    而且,他,他不是有洁癖吗?

    最最重要的,他不是还有李襄韵吗?

    弦音长睫颤个不停,同样气息不稳,一颗心更是说不出来的感觉,总之一个字,乱!

    见她不动,也不说话,卞惊寒又哑声问了句:“还跑吗?”

    “王爷觉得这样对待一个认识不到三日的女子,对吗?”话一出口,弦音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也沙了几分。

    卞惊寒将她放开,大手离开她的脸的时候,顺手将她额前的一缕碎发拂到了边上。

    “对啊,怎么不对?对付你这种油盐不进的,就应该如此。”

    一脸的理所当然。

    弦音心头郁结,“所以,王爷也不管对方是谁,跟自己什么关系,合不合适,都会这样不自重地亲上去?”

    卞惊寒竟也没生气,还略略挑了挑眉,没做声。

    他的这个表情和他的沉默,在弦音眼里,那就是不置可否,就是默认。

    心头郁气更甚,她指了指自己涂满胭脂的侧脸和下巴:“那我就问王爷一句,面对我这样一张脸,王爷怎么就能下得去嘴?”

    卞惊寒一下子像是被什么呛住,咳咳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