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还未等卞惊寒行至跟前,弦音忽的一下起身。

    卞惊寒便停了下来,看着她,看着她走几步拾起掉在地上的包袱,挎在肩上,又走几步捡起地上的面巾,边将面巾重戴在脸上,边绕过地上或死去、或翻滚的黑衣人,径直朝洞口外面走去。

    卞惊寒抬手捏了捏眉心,然后大步追了上去。

    还未等他追上,前方弦音又蓦地停了下来,转过身,大步往回走。

    卞惊寒莫名,见她直直往自己面前走,便停在了那里,却见她径直从自己面前走过,也未停下,重新回了山洞。

    卞惊寒挑挑眉,随后跟了进去。

    “不走就对了,天马上就要黑了,山路是没法走的,今夜肯定是要在这山洞里待一宿了,至于这些人,本王一会儿就会处理掉。”

    见弦音在几个黑衣人的尸体边倾身瞅了瞅,并去扯其中一具尸体的胳膊,他以为她要清理,连忙上前:“说了本王会处理,你如何搬得动?”

    “动”字还未出口就顿住,他发现她哪里是要处理尸体,她只是从那人手里抠出她的那一锭碎银子。

    拿了银子,她又再次往洞口外面走。

    卞惊寒汗。

    大步上前攥了她的手臂:“你做什么一句话都不说,就要走?”

    弦音挣了两下没挣脱,便侧首看向他:“王爷走的时候,有吭过一声吗?”

    卞惊寒:“......”

    大手松了她的手臂,握成拳状,放到嘴边,掩唇轻轻“咳咳”了两声:“那个......本王......本王是接到管深的消息,说马送来了,让去取马,所以,没来得及。”

    撒谎!

    尼玛,分明就是有疑心病、有被害妄想症!

    她是弦音的时候,他怀疑,几次三番的试探,害得她差点小命不保,她现在是吕言意了,他还是怀疑,甚至直接将她扔下,差点又丢了小命。

    她受够了!

    再次转身便走。

    手臂又再次被他攥住。

    “天快黑了,你确定你要走?”他问。

    弦音长睫颤了颤,虽然心里其实是害怕的,但毕竟那股心火在,而且,这个男人问这个话什么意思?就好像吃定她不敢走一样。

    “当然确定,难道王爷觉得我只是做做样子吗?”

    卞惊寒眸光微闪,沉默了一瞬,“别忘了你身上有余蛊,你就不怕又被他们那些人追上?”

    麻麻滴,还是吃定她不敢走是吗?

    冷冷一哼:“我怕什么?我跟那些人是一伙的。”

    见卞惊寒一脸无语,她又问:“王爷难道不是这样以为的吗?”

    卞惊寒:“......”

    无言以对。

    弦音最生气的就是这一点了,将胳膊自他手中挣出,继续往前走。

    “本王不是又回来了吗?”男人的口气明显也变得不善。

    呵,回来了?

    弦音回头,“所以,我应该感谢王爷回来得真是及时,不早也不晚是吗?”

    既然知道这些人前来是受她体内余蛊牵引,那就说明,他肯定不是他出现的那会儿才回来的,而是早就在洞外了。

    因为,余蛊牵引这件事,是那几人进洞后不久就说的,而后面,并未再提过此事。

    宁愿站在洞外,看着她在里面绝望无助,看着她在里面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出现,这就是他的回来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