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你的主子是谁?”卞惊寒沉声,寒如飞霜。

    对方僵硬着脖子,艰难转眸,想去看那个为首的男人,卞惊寒的声音再度响起:“就剩你了。”

    与此同时,对方也已看到他身后的所有人都倒在地上,包括他们的领头大哥。

    有的已直挺挺悄无声息,有的蜷缩着身子打滚抽搐。

    果然只剩他了。

    男人面如死灰,慌错看向卞惊寒。

    “说吧,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卞惊寒薄唇轻启,声音缓缓逸出。

    男人张嘴,卞惊寒以为他准备说话,下一瞬又蓦地惊觉不对,长剑一扫,剑面“啪”的一声拍向对方的侧脸,想制止他的行为,却已然迟了一步,对方已咬上了自己的舌。

    殷红的鲜血自嘴角流出,男人脚下一软,跌跪在地。

    卞惊寒瞳孔一敛,蹙眉,看来还真是一批死忠,下午那批弓箭杀手亦是如此,他逼问,对方宁死也未透露一字。

    就在卞惊寒晃神的这一瞬间,跌跪在地的男人突然手腕一动,袖中滑落一匕首于掌中,五指一收,攥了匕首作势就要朝卞惊寒猛刺过来。

    却不料卞惊寒早有察觉,比男人动作更快,且还不是用手中现成的软剑,而是后退一步,以内力吸起地上男人方才挑弦音腰带的那根木棍,再隔空一甩,本是钝器的木棍在他内力的驱使下,凌厉如刀,在男人起身之前直直穿膛而过。

    而卞惊寒并未就此作罢,大手握了木棍的一头,用力一转。

    男人闷哼。

    再用力反向一转,卞惊寒俨然一个杀神一般,森冷的声音从喉咙深处出来:“不是要捅捅再死吗?本王成全你。”

    舌已断、膛已穿,哪还经得起这样绞,男人终于一歪脑袋,彻底断了气。

    卞惊寒松手,男人的身子失了支撑,委顿于地。

    “你没事吧?”卞惊寒也顾不上将软剑收入腰间的锦带中,只手提着,另一手想要将还跌坐在地上的弦音扶起,却是被弦音后挪一步避开。

    卞惊寒怔了怔,不意她如此,以为她是惊吓过度所致,便出声安抚道:“别怕,是本王。”

    说完,倾身欲再次扶她,却是再度被弦音手臂一扬挥开。

    卞惊寒蹙眉:“是本王。”

    弦音也不看他,径直朝后挪了挪,靠在洞壁上,抱膝而坐。

    卞惊寒站在原地静默了片刻,又举步朝她走过来。

    弦音便索性将脸埋在膝盖里。

    卞惊寒又站在边上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并未再强求,而是转身走向那些还在地上打滚抽搐的黑衣人。

    将软剑收进腰间锦带中,伸手探进袖袋里掏出两个小瓷瓶,瓷瓶里面装的是醉梦蛊的子蛊,是早上自那丫头的体内清出来的,好在他保留了下来。

    以他现在的内力,想要将她体内的余蛊彻底清干净有些困难,得调养两日才行,可,余蛊在,对方就等于掌握了他们的行踪。

    拧开瓶塞,他将瓷瓶里面的子蛊尽数倒在其中两人的脸上。

    看着那些子蛊纷纷爬进两人的眼耳鼻口中,他才再度转身,朝靠着洞壁抱膝而坐的女人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