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手腕一痛,自然就松开了手心紧攥的东西。

    而那个飞扑过来的男人,正好险险将那东西接住,不让其掉在地上。

    弦音却是受力踉跄后退了好几步,本就腿脚发软,终是没能稳住自己,跌倒在地。

    那个男人摊开掌心一看,哪里是什么响炮,赫然是一丁点碎银子!

    “娘的!”男人低咒一声,转眸看向为首的男人:“大哥,我们被这娘们骗了!”

    说完,将手里的那枚碎银子抛给对方。

    弦音摔得不轻,痛得龇牙咧嘴,半边麻木。

    为首的男人一看竟是银子,顿时就怒了,提了大刀就要上前:“找死!”

    却是被边上的一人拉了手臂:“大哥,这小娘们如此阴险狡诈,还胆敢戏弄我们,就这样杀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你想怎样?”男人问他。

    此人嘿嘿猥琐一笑:“必须先.奸.后.杀!”

    弦音吓住。

    而那人还在说:“既然拿银子糊弄我们,说明附近根本就没有她们的人,去怡红院找个姑娘,还得好几两银子呢,这白捡的便宜,不干白不干,看她身姿不错,想必干起来滋味也不差......”

    “那是因为你们没看到我的脸!”

    弦音一把扯了自己脸上的面巾,将男人的话打断。

    因为她是面对着洞口的方向,纵然洞里光线昏暗,众人还是清楚地看到,她一边脸颊和下巴上红成一片。

    众人震惊唏嘘。

    “难怪掩个面巾,原来是如此丑颜!”

    “这样的丑八怪,还是算了吧,怡红院扫地的丫头都比她好看。”

    “是啊,对着这张脸,我可硬不起来。”

    面对众人的七嘴八舌,那个提议先.奸.后.杀的男人不甘心:“那反正不能让她死得太痛快,就算我们不.操.她,我们也得拿根棍子捅捅她,再杀。”

    弦音早已面薄如纸。

    尼玛,变.态!

    见男人真的弯腰拾起了她方才丢掉的那个棍子,并朝她走来,她吓得也顾不上爬起,挪着身子便往后退。

    男人步步紧逼。

    弦音步步后退。

    一颗心慌乱不堪,脑子里嗡鸣声一片,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非常清楚哭也没有用,可是眼泪却是不受控制地流下来。

    “卞惊寒,卞惊寒......”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怎么还在叫他的名字,可是,就是那么不由自主地......

    声音又颤又抖,如同她此时的身子。

    感觉到男人的棍子挑到了她腰间的罗带,她忽然生出几分决绝,准备直接朝男人撞上去。

    就在她起身之际,几道闷哼声突然传来,好几人直挺挺倒地,“当啷”一声,面前的这个男人手里的木棍也掉在地上。

    弦音一震,几人大惊。

    皆还未反应过来,就只见一道黑衣身影自洞口飞入,身轻如燕、带着寒气,也带着戾气,逼近的同时,双手抛出数枚银针。

    又是几道闷哼和身子重重委顿于地的声音。

    衣袂簌簌,身影翩然落在弦音的前面,落地之前,已拔出腰间的软剑,带出一弧寒芒,落地之后,长剑如虹,已横在了想猥.琐弦音的那个男人颈上。

    弦音心口一撞。

    卞惊寒。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