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装作没反应过来他后面那句,点点头:“哦,那就好,那就好。”

    然,男人却不给她装迟钝的机会,扔了手中被血污红的帕子,边将软剑插回到腰间锦带里,边接着道:“如今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吸出来?”

    话说完,软剑也正插好,他抬头看向她。

    弦音长睫颤了又颤。

    尼玛,不会让她帮他吸吧?

    其实她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只是,那个位置,也实在太尴尬了,瞬间脑补了她蹲在那里埋头给他吸.毒血的画面,让她不由地就想起了在现代偷偷看过的某个岛国的某种片子里的场景。

    臣妾做不到啊。

    而且,电视和书里,她见过不少给别人吸出毒血,结果别人没事了,自己中毒了的例子。

    毕竟毒素是接触口舌的,听说,如果口中正好有伤口,或者破皮,或者牙龈出血,或者其他什么口腔问题的,就一定会导致自己中毒。

    她还没有达到燃烧自己、照亮别人、舍己为人那种高境界啊!

    可是,他的毒素不除也不行啊,她不想死,她也不想他死,怎么办?

    忽的眸光一亮,对了,他是有武功的呀。

    这种需要自己的嘴碰到自己大腿的高难度动作,在现代那些练瑜伽的貌似好像可以,那他武功那么高强、那么出神入化,所以......

    “以王爷的功夫,想必应该能自己吸出来。”她如是开口。

    男人当即就冷了她一眼:“本王练的是武功,又不是软骨功!”

    弦音:“......”

    所以,言下之意是,他也不可以?

    那怎么办?

    只有她上?

    不行,得让她心里再天人交战一会儿,再做决定,当即抬手捂了自己的一边侧脸,并且皱眉“呲”了一声。

    “怎么了?”

    “突然有些牙疼。”弦音眸中挤出几分痛苦。

    他是会医之人,应该知道口腔里面有问题的人,不适合吸.毒血吧?因为很容易感染中毒。

    男人“唔”了一声,“看来,吕姑娘跟本王还真是同病相怜呢,本王上午嘴唇破了,吕姑娘下午牙疼。”

    弦音呼吸一滞。

    汗啊汗。

    他不提,她都忘了他嘴唇破了呢。

    虽然这是事实,可是这个男人的反应速度,以及不动声色、见招拆招的能力,她不得不佩服。

    所以,她口腔有问题,他也有问题,他们两个都不适合吸.毒血,是吗?

    那那那......

    “哎呀,都已经半下午了,趁现在天还没黑,我先去拾些枯草进来铺地上,顺便捡些柴禾,夜里肯定冷。”说完,也不等男人反应,她就举步往洞外走。

    看来只能她吸了,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只是,她得先冷静冷静做做心里准备,而且,她刚说牙疼,也不能瞬间又说自己不疼了,明显作假。

    所以,先出门捡点柴禾回来再帮他吸。

    “不要走远了!”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

    她也没有回头,“知道了,我就在洞口附近捡点。”

    她也不敢走远呢,若是再遇到那些坏人,或者遇到个什么野兽的,她可是自保能力都没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