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会儿,可对弦音来说,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男人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视线中。

    一人,一剑,他提剑走入她的视线。

    瞳孔一敛,狂喜,她从草丛中起身,肩上背着自己的包袱,手里提着他的包袱,作势就要迎过去,却不想,因为久蹲,双腿已麻,完全不听使唤,还未迈出,脚下就已是一软,她直直扑跌于地,摔了个狗啃泥。

    好在身下是草丛,摔得也不痛,其实就算痛,她此时也顾不上痛,赶快搓了搓发麻的腿,爬起来,欢喜地跑过去。

    她以为自己会扑过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没有。

    在距离对方还有两三步远的地方,她停了下来,难掩心中激动,“你没事吧?”

    “没事。”男人声音如常。

    看起来的确像是没事,除了脸色有些白,除了长剑的剑尖上还在嘀嘀嗒嗒往下淌着血水以外,就是他右腿的位置,方才被羽箭射中染的血渍,其余地方都未污到一滴血。

    弦音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他一人,对方可是十几人。

    “那我们现在......”

    “先就近找个山洞歇一歇,等马来。”

    等马来?

    那马会自己回来吗?还是他另外用什么办法安排了马?

    弦音并没有多问,没有交通工具,的确没法前行,只上前去,一手挽了包袱,一手扶了他的手臂。

    虽然他看起来没事人一样,但,至少右腿受伤是事实。

    男人眉目低垂,视线落在她搀在他臂膀的手上,也未拒绝,什么都未说,就任由她搀着。

    “往哪边走?”弦音问。

    男人拿剑尖指了指一个方向。

    弦音便扶着他朝那边走。

    找了好久,找得弦音都快绝望了,终于看到了一个小山洞。

    扶着男人进去,寻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停下来,弦音问他:“王爷腿上的伤要不要包扎一下?”

    一问完她就后悔了。

    尼玛,那可不是小腿膝盖这些地方,将裤腿挽起来就可以包的,是大腿,几乎是大.腿.根,必须褪下亵.裤才可以吧。

    “你会包扎?”男人在一块大石上坐下来。

    “不会不会,”弦音连忙摆手,“这样的地方王爷自己可以包扎的。”

    又不是背上或者够不到的地方。

    男人似是垂眸弯了弯唇,又似没有,自袖中掏出一方帕子擦软剑上的血水。

    弦音怔怔看了他片刻,转眸过去观察洞里的环境,忽然想起什么,慌错回头:“王爷,那箭头上会不会有毒?”

    既然对方想置这个男人于死地,在箭头上荼毒这种事不会做不出来。

    果然,男人点了点头:“嗯,有毒。”

    弦音汗。

    尼玛,有毒你这个反应,好像毒中在别人身上一样。

    心中一急:“那......”

    “本王已服了一粒解毒丸,压制住了毒性侵袭,让毒素暂时停留在腿上,只要尽快将其吸出,便可无碍。”

    听到前面,弦音还微微松了一口气,听到后面,弦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吸?

    吸出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