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其实,这样高度紧张、心无旁骛也好,至少,让她顾不上眼前的危险。

    还以为一直要这样狂奔下去,直到卞惊寒猛地一拉缰绳:“你是不是想让本王随你一起双双赴死?”

    马儿嘶鸣一声,紧急停下,弦音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将马驾到了山崖上,前面视线豁然开阔,也豁然断层,很明显,不远处就是悬崖断壁。

    如果继续狂奔过去,后果不敢设想。

    那就真的双双坠崖赴死了!

    弦音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

    其实,她也没有刻意驾马,完全不知道路,又没有方向感,凭的就是马自己在跑,没想到就跑到了绝路上。

    现在该怎么办?

    她回头看向卞惊寒,卞惊寒正在四顾,好在他们已经将那些追杀的人甩开了一些距离,不过,越来越响的马蹄声,预示着他们马上就要追上来。

    一旦追上来,将他们堵死,他们无异腹背受敌,就真的插翅难逃了。

    卞惊寒当机立断,只手取了马背后的包袱,另一只手揽了弦音,飞身而起的同时,脚尖一踢马背,马儿嘶鸣,朝着侧边的一个方向狂奔而去,而他则是带着弦音朝着相反的方向跃出。

    双双落于浓密的草丛之后,弦音发现卞惊寒并没有放开她,依旧将她揽在身前,她也没有动,窝在他的怀里,一颗心狂跳得厉害,为眼前的危险,也为眼前的男人。

    马蹄声近前,透过草丛的缝隙,弦音发现一行大概有十几人,皆黑衣黑裤黑布蒙面,因看到前面不远处的断崖,也都纷纷停了下来。

    直到为首的一人指着他们马儿的那个方向,“追!”一行人又打马行起来。

    “就在这里别动,等本王!”

    男人的唇几乎紧贴着她的耳廓,弦音只觉得他所有的呼吸都随着他的声音一起,尽数钻入了她的耳中,一直钻到了心底深处。

    他起身的瞬间,她拉了他的手。

    她知道他要做什么,她不要他去。

    既然这些人追马去了,他们朝相反的方向就是安全的,他没必要再去招惹这些人,何况,他的腿上还受着伤。

    最重要的,她知道,为了给她清蛊,他已内力大耗。

    似是不意她会如此,男人眼波动了动,垂目看着她,忽然倾身凑近。

    那一个瞬间,弦音真的以为他是要亲她,甚至还在想,自己是应该如同寻常一样将头一偏避开,还是应该不动,然后闭上眼。

    然,事实证明她多想了,男人只是俯身附耳跟她说话:“那马没人驾它,不久就会停下来,他们迟早会发现自己上当,又会再寻回来。”

    说完,还未等弦音反应,就飞身而起,待弦音再扭头透过草丛缝隙去看时,就只见男人大手自腰带间抽出一把软剑,背影如墨动,身轻如燕,几个纵跃就不见了人影。

    等待本就是漫长的,何况是在这样的时候,弦音等在那里心急如焚。

    可又不敢轻举妄动,她深知,自己不会武功,什么忙都帮不上,前去就只会给他添麻烦、让他分心,唯一能做的,只有等。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