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恐这个男人说到做到,真的将她扔了,弦音见好就收,说完这个字便不再说话了,反正心里的气也已经顺了。

    想起他听到她骂娘时,那脸黑得那叫一个快,她就暗爽得不行,咩哈哈。

    不说话、不管路,坐着坐着,她就恢复了最初的那个姿势,靠在他背上。

    大概是夜里被醉梦蛊所缠,一直做梦没有睡好的缘故,如此坐在马上颠颠簸簸的,身子又有所依,慢慢地,她就睡了过去。

    直到一批箭雨朝他们射过来,马儿受惊嘶鸣,她才陡然惊醒过来。

    “怎么了?”完全不知状况。

    卞惊寒侧首,没有什么表情,弦音却能感觉他面部线条绷得厉害,“我们这样的行踪,竟也能跟上?看来,来者不善,坐稳了。”

    说完,一扬马鞭,鞭落马叫,烈马狂奔起来。

    弦音吓得死死箍住他的腰。

    然,羽箭还是簌簌飞了过来,插在他们边上的树上、经过的地上,弦音甚至感觉到一枚就擦着她的脸颊而过,她都来不及喊叫,后面的羽箭又来了。

    卞惊寒猛地往后一仰,将她压得也啪的一声倒撞在马背上,下一瞬,几枚闪着寒芒的羽箭就从他们的上面疾驰过去。

    好险。

    弦音脑中空白,耳边嗡嗡,只见卞惊寒直起腰身的同时,墨袖一扬,徒手接住了几枚从他们肩旁飞过的羽箭,然后,腰身一转,几枚羽箭又被他扬手甩向后面。

    不敢回头看后面的情景,但是弦音听到了有人闷哼的声音和落马的声音。

    趁此空档,卞惊寒又反臂将她一揽,身子一轻,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她就发现,她已跟卞惊寒换了个位置,她坐在前面,卞惊寒坐到了后面。

    那一刻,说不动容那是不可能的。

    特别是闻到有血腥味传来,她回头,见他正蹙眉将刺在他右腿上的一条羽箭拔出扔掉,她更是一颗心大动。

    “王爷,你没事吧?”

    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她的声音抖得几乎不成话。

    “没事,别怕。”

    低沉的嗓音响起,被风吹散,她发现自己竟然听清楚了,想想方才,她可是比他的声音不知大多少,她说两遍,他都没听到,后来还是她附耳说第三遍,他才听清。

    敢情他是故意的。

    让她自己没想到的是,意识过来这一点,她竟也没有生气,心里反而生出几分异样来。

    一颗心也终因他那句“别怕”安定下来不少,见他又要骑马,又要护着她,又要躲避穷追不舍的羽箭,她咬了咬唇,伸出手去握了缰绳。

    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听到自己开口:“我来。”

    如此,他就可以双手腾出来。

    卞惊寒竟也敢信她,真的就松了缰绳,双臂左右开弓去扫避飞过来的羽箭。

    弦音牵着缰绳,全神紧绷,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盯着前面的路,生怕自己拉得太紧了,让马慢下来,又怕拉得太松了,没拉住,马儿脱缰,还怕狂奔的马不看路一头撞树上......

    不过片刻的时间,她额头上、手心里,全都是汗。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