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惊寒上了马车之后,一行人就出发了。

    本来还担心着,两人如此会不会尴尬,毕竟她已不是十岁的小孩子,孤男寡女两个成人共处如此狭小的空间,可很快,她就发现,她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因为卞惊寒坐下不久,就从包袱里取了书出来,递了一本给她:“看吗?”

    “谢谢。”弦音伸手接过来。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各自,总比相对无言的要好。

    因为见他平素看的书不是那种治国平天下的,就是兵书,或者医书,以为他给她的也会是其间的一种,让她非常意外的是,他递给她的竟然是一本话本子,也就是。

    艾玛,可是她的大爱啊,毕竟自己在现代从事的就是这个,当然,只要不是上次那种毫无情节的黄.暴啪啪啪就好。

    自然不是。

    是一个神话故事,很凄美,女主是一只凤凰,男主是一个凡人帝王,看了几章,她就被深深吸引住了。

    “好看吗?”男人问。

    “嗯。”她点点头,眼睛都舍不得抬起来,“没想到王爷会看这种书。”

    这种缠绵悱恻的,感觉适合女人看,就算男人看,也绝对不是像卞惊寒这种男人。

    “本王从不看话本子。”

    弦音一怔,这才抬起眼睑,从不看话本子,还随身带话本子?

    心中的疑问还未出口,便见卞惊寒侧首撩开窗幔,看了看外面,道了句:“这么快就到了。”

    到了?

    这么快到哪儿了?

    弦音莫名,却又见他回头吩咐她:“将包袱背好。”

    嗯?

    哦!

    合上书,依言将包袱背在肩上,感觉到马车依旧在狂奔,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弦音更是一头雾水。

    “我们要从窗口跃出,抱紧本王。”

    卞惊寒转身,一手提了自己的包袱,一手将她的腰身一揽,她都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感觉到身子陡然一轻,她被一股外力裹起,眼前景物一晃,再接着背上一重,等她意识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路边一人高的草丛里,而卞惊寒伏压在她的身上。

    刚准备开口相问,对方的大手一把捂住了她的口鼻,示意她不要做声。

    与此同时,他的身子更是尽数倾轧了下来,头也更加伏低。

    如此一来,他们两人的身子就紧密地贴在一起,无隙,而他的脸更是停留在她的脸上,鼻尖几乎相抵。

    好在弦音戴着面巾。

    可饶是这般,弦音还是抖了呼吸。

    快春末的时节,衣服穿得都不多,弦音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透衫传过来,熨在她的周身,让她心惊,也让她薄颤。

    这样的时候,她觉得脸上本就不厚的帕子完全形同虚设,似乎只要他再低一丝,真的只要一丝丝,他就能隔着薄帕亲到她。

    浑身紧绷,她看着他放大的俊颜,一动不敢动,感觉到自己全身充血、脑袋充血、脸蛋充血、耳根亦是充血,就连手指尖都颤个不停。

    两人这个姿势保持了很久,直到一阵哒哒的马蹄声疾驰而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