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汗。

    还在找啊。

    “马上出发,让车夫去将马车准备好。”男人自窗边走过来。

    外面管深领命而去。

    男人行至近前,弦音这才发现他破皮红肿的唇,以为她离开那间厢房后,又发生了什么冲突,便忍不住问了:“王爷的嘴怎么了?”

    男人面色明显一滞,伸出食指摸了摸唇瓣的破皮处,声音略显几分闷闷地回道:“吃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咬了。”

    弦音没再多问,心里却不禁感叹,人才啊,一般人吃东西都是咬到自己嘴巴里面,他能咬到自己的唇瓣,还咬得那么重!

    “可还有何不适?”男人问她。

    弦音略略感受了一下,实话实说道:“腹里面还幽幽有些痛,不过,不严重。”

    “嗯,大部分子蛊本王都已经帮你逼出来了,可能还有一两个残余,过一段时间吧,等它全部囤于肚脐之下,本王再替清一次。”

    弦音怔了怔。

    虽然不知道子蛊是个什么东西,但是,有件事却是很明白,那就是这个男人后来又替她清了一次蛊虫。

    难怪她本来痛得死去活来的,一觉醒来,基本大好,只是稍微有些痛了。

    一时心绪大动,她对着男人猛地深深一鞠:“谢王爷。”

    发自肺腑的。

    男人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还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没事,吕姑娘也收拾一下,准备出发吧。”

    出发?

    弦音一震,愕然抬头:“出发去哪里?”

    “午国啊,随我们一起。”

    “为何?”弦音莫名,此刻,她又不是聂弦音,她是吕言意,投奔亲戚的吕言意。

    “虽然本王是相信你的,但是,毕竟那小丫头还没找到,而她的衣服和钱袋又确在你的包袱里,你说你不知道怎么回事,流云又说自己绝对没有做,本王也很为难,所以,在找到那小丫头之前,你得随本王一起,本王跟你保证,只要那小丫头一寻到,便立即放你离开。”

    说完,又补了一句:“想必,你也不想背负这样的嫌疑在身上吧?”

    弦音汗。

    方才的感激荡然无存。

    所以,这还是不相信她啊,让她随行,实则就是变相的扣押她吧。

    弦音沉默未响。

    她知道,这个男人决定的事,多说也是无益,而且,她身上还有残蛊,需要他帮忙清。

    “你身上的衣裙不是被本王挑破了吗,将这套换上,本王先上马车了,你换好下来。”男人转身,拿了一套衣裙递给她。

    弦音发现,赫然是昨夜她陪他去成衣店买的那套。

    她没有接,“这不好吧?”

    毕竟是送给李襄韵的。

    “有何不好?”男人将衣裙打开,大手探到衣领里面,修长的手指一捻,将那枚绣着李字的标签扯了下来,重新再递给她。

    弦音不意他会如此,心里其实还是有些犹豫的,但见他连标签都扯了,自己再不要就有些矫情了,便伸手接了过来。

    男人前脚刚出厢房,她后脚就赶紧将房门关上。

    她得赶快看看自己的缩骨术恢复了没有。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