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厢房里,卞惊寒长身玉立在床榻边上,垂目看着榻上昏睡的女人。

    女人的头发尽数被汗水打湿,身上的衣服也是湿透,就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的一般,小脸苍白如纸,连嘴唇都失了血色,原本脸颊和下巴处的红色被汗水化掉,只剩下极淡的阴影,让她整张脸都呈现在他的面前。

    其实那日在御书房后面,他已见过她的真容,只不过当时隔着有些距离,可饶是如此,昨夜在一楼大堂,见到她的第一眼,他还是识出了她,哪怕她掩着面巾。

    倾身,将她的鞋子脱了,他坐于床榻边上,撩起她的衣袖,探上她的脉搏。

    的确是子蛊。

    一只蛊虫已能让人痛得生不如死,何况多个子蛊!

    轻抿了薄唇,他凝力于掌心,按上她肚脐的位置,再一施力,他看到她皱眉闷哼了一声。

    依旧没有醒。

    知道她会很痛,可他不得不又再加了几分内力,便看到她痛得五官都皱巴在了一起,一手无意识地抓住了身下的被褥,另一手甚至攥住了他的手臂。

    仍旧是闭着眼睛。

    他也希望她不要醒。

    昏迷的状态下,都痛得如此,若是清醒,又岂能忍受?

    再加几成内力。

    她便开始哭了,闭着眼睛流泪,低低啜泣,嘴里甚至开始梦呓,嘟嘟囔囔、嘀嘀咕咕的,秀眉的眉心都皱成了一座小山,像是在骂人,又像是在诉苦。

    他听了听,含糊不清,几乎没有辨出一个字,直到他听到她迷迷糊糊中似乎在喊他的名字。

    对,是他的名字,而不是王爷,也不是三公子,而是卞惊寒。

    “卞惊寒......”

    “卞惊寒......”

    鬼使神差的,他竟回应了一声:“本王在。”

    “你......都是你这个混蛋,如果昨天......你听我的话将流云这个坏人赶走了,我又怎么会被她害成这样......你才是罪魁祸首!你这个混蛋......死卞惊寒......不过......看在你今天表现不错的份上......姐原谅你了......可是,真的好痛......痛死姐了......”

    卞惊寒:“......”

    看来真是痛得神志不清,且神志不清得厉害,就算她不缩骨,就算她是成人,也绝对不可能比他大,还自称是他姐了。

    简直了!

    她还在哭,泪流满面,大概是太难忍受,她开始用自己的脑袋撞软枕,攥着他手臂的那只手几次想借力起来,都被他按住。

    “再忍耐一下。”

    其实也的确怪他。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何会说流云是坏人,甚至不惜掐自己也要赶流云走,但是他却很清楚,流云的确不是好人,这在他看到流云第一眼就知道了。

    一个年轻女子手上会有茧子,只有三种可能,一种长期干粗活,拿锄头、拿斧头那些东西;一种长期在厨房干活,拿刀切菜;还有一种,便是长年拿剑。

    而第一种的茧子一般是在掌心,第二种的茧子在食指下方的位置,只有第三种茧子是在虎口的位置。

    流云属于第三种。

    所以,她应该是谁派过来的细作。

    这也是昨日这丫头提出赶流云走,他没同意的原因,他想的是,既然是细作,何不将计就计留在身边,静观其变,必要的时候,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而且,既然是有心潜伏,自然也不会轻易对一个小丫头下手暴露自己。

    却没想到发生了这事。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