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二虎是死于谁人之手?就算不是死于发簪之下,可他是死在这间厢房里,她的发簪又插在他身上,这个女人依旧难逃嫌疑吧?”

    客栈掌柜再度开口。

    “嗯,”卞惊寒点点头,“是,在无法证明是别人栽赃之前,的确难逃嫌疑,不过......”

    他话锋一转:“因为有这只蛊虫在,想找到真正的罪魁祸首就很简单。”

    说完,又吩咐管深:“取些酒来。”

    管深正欲领命,客栈掌柜先出了声:“黑子去拿吧。”

    管深征询的目光看向卞惊寒,卞惊寒点点头,示意他作罢,毕竟对方是客栈的主人,取酒容易。

    黑子很快便取了一壶杏花酿上来,卞惊寒接过,拔开瓶塞,泼酒淋于匕首上,应该说是淋于蛊虫身上。

    做完这些,便弯下腰抖抖匕首,将蛊虫抖落于地上,低醇的嗓音随之流泻:“方才只是说了此蛊之所以叫‘醉梦’,其中梦字的由来,此刻便说说为何叫‘醉’,因为此蛊不植入人体的时候,平素都是养在酒中,故‘醉’字由此而来。而一旦入酒,它就会主动去寻公蛊,两蛊触头而生,其实,养蛊之人,也是通过公蛊操控中了母蛊之毒的人的梦境的,换句话说,就是持公蛊的人,利用公蛊,想让这位中了母蛊的姑娘梦见什么,这位姑娘就会梦见什么,我这样说,不知大家懂没懂?”

    众人都没做声,说得这般清楚,大家自然都懂了。

    就是有人给这个女人施了蛊,让她梦见被二虎欺负,并用发簪刺了二虎,然后,该人自己用银针杀死了二虎,将二虎悄悄放入这个女人的房中,并用女人的发簪刺在二虎的胸口上,做成二虎是被女人所杀的假象。

    是这样吧?

    那如此看来,钱袋什么的,还有那个什么小丫头的衣服什么的,也都是栽赃陷害了?

    “所以,现在这只母蛊会去找公蛊是吗?”客栈掌柜问。

    “是。”卞惊寒点头,倾身又淋了一些杏花酿在地上爬行的蛊虫身上。

    蛊虫爬行虽不快,却也直直朝一个方向而去。

    而那个方向......

    是脸色煞白的流云!

    被卞惊寒这个男人如此剥丝抽茧地一点一点地揪出来,就像是不让人死得痛快的凌迟之刑,任她心里再强大,任她再镇定,她还是崩溃了,当薛富的长剑寒光一闪横在脖子上时,她更是再也承受不住地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上。

    所有人都朝她看过来。

    那只蛊虫更是一刻不停地直直朝她这边而来。

    “王爷是如何知道这个女人中了蛊?”流云也未起身,就坐在自己腿上,心有不甘地看着卞惊寒。

    众人震惊。

    并非震惊罪魁祸首是这个女人,而是震惊她口中对这个男人的称呼。

    王爷?

    所以这个男人是个王爷?!

    难怪,难怪行尊带贵、器宇不凡,原来是皇室中人。

    卞惊寒将手里的酒壶递给管深,又自袖袋中掏出帕子揩了揩手,这才看向流云,缓缓开口:“因为本王相信吕姑娘。”

    口气很寡淡,不带一丝情绪,弦音却是听得心口一震。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