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痛得几乎站立不住,所幸后腰已被他大手所托,不然,她绝对要倒在地上。

    扣在她腰间的大手猛一用力,带着她的身子一转,将她变成了与他相对。

    在弦音痛楚又疑惑的目光中,他蓦地倾身凑近。

    弦音呼吸一滞,还以为他要亲她,吓得不行,本能地头一偏,却发现他的脸就停在了离她还有一拳距离的地方。

    弦音有些窘迫,为自己的杞人忧天,其实想想,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而且他是谁,她又是谁,他怎么可能亲她,还是在这么众目睽睽、大庭广众之下?

    只得忍着痛,又将脸慢慢转了过来。

    四目相对。

    她脸色煞白、眸色痛苦、细汗密密。

    他面沉如水、眸深如潭、薄唇紧抿。

    弦音突然意识到,两人离得这般近,近得连脸上的毛孔都能看到,那她涂抹的胭脂是不是也会被发现?

    再次准备将脸扭开,下颚蓦地一热,男人原本点穴的那只大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弦音心跳咚咚,想撇开脸都不行,他这个动作让她不得不与他相对。

    “三公子想做什么?”因为下颌在他的手上,她说话有些吃力,瓮声含糊。

    “若不想死,又不想恶心,就给我闭嘴!”

    男人薄唇轻启,沉声,馥郁炙热的气息就扑打在她的眼睑上、脸颊上、唇上。

    弦音感觉自己呼吸都抖了,一颗心更是抖得厉害,心跳踉跄间,她反应了一下他的话。

    不想死她懂,不想恶心是什么意思?

    虽然不明白后者,但是,不想死却是她此刻最大的心愿,所以,让他闭嘴,她自是不再多言。

    “闭嘴!”男人又道。

    弦音:“......”

    她说话了吗?

    她已经闭嘴了,什么话都没说,怎么还让她闭嘴?

    大概见她没懂,卞惊寒又补充了一句:“将嘴闭紧。”

    弦音汗。

    好吧,原来是这个意思。

    紧紧将自己的唇抿住。

    男人似乎这才满意了,落在她下巴上的大手挑起她的下颚,将她的脸抬高,男人再凑近了几分。

    弦音长睫颤抖得厉害,因为五脏六腑的绞痛,也因为这个男人的举措。

    她真的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她只知道他们现在这个姿势真的要多暧昧有多暧昧,她甚至怀疑他是故意的,故意调.戏羞辱她的,毕竟捉弄人是他的本性,何况她现在还是谋害弦音的嫌疑人。

    她不明白,场下的众人就更不明白,一个个满脸莫名。

    “闭上眼睛。”男人再度开口,大概是因为本就离得近的缘故,男人声音很轻。

    弦音就像是被蛊惑了一般,睫毛颤了颤阖上,阖上以后,又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听话,心中也越发觉得对方是在捉弄,再度将眼睁开。

    落在她下巴上的指尖猛一用力,她痛得瞳孔一敛,只得阖上眼。

    闭着嘴,闭着眼,完全凭鼻子呼吸,其他感官就变得格外敏感起来,特别是他的呼吸近在眼前,她觉得似乎都被她吸入了腹中,一直钻到了心底里面。她强自镇定,依旧难以抑制身体的薄颤。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