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所有人都朝她看过来,包括卞惊寒。

    唏嘘哗然声四起。

    卞惊寒眼波微敛。

    弦音已顾不上这些,僵硬着身子,不敢动,她知道大家的声音不是因为她被薛富以剑相挟,而是因为她的脸。

    她惨不忍睹的脸。

    为了以防万一,昨夜她不仅戴了面巾,还买了胭脂将自己一边脸颊以下,一直到整个下巴都涂了厚厚一层,一片红,俨然胎记,又俨然被烧伤,或者被毁了容,总之,不忍直视。

    有人就“扑哧”笑了:“就这幅德性,还说自己被二虎非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是啊,说得二虎像没见过女人似的。”

    众人还在调笑,却是猛地被薛富厉声打断:“说!聂弦音在哪里?你把她怎样了?她的衣服跟钱袋为何会在你这里?”

    弦音真的不知该如何回答。

    薛富眸光一寒,手中长剑又推近了几分,弦音甚至都感觉到有刺痛传来。

    就在她心一横,准备不管他们信是不信,就说自己是弦音的时候,突然传来“唰”的一声,长剑出鞘的声音。

    是卞惊寒。

    只见他一把拔了管深腰间的佩剑,手腕翻转,挽出一个剑花,再长臂一展,剑尖带着寒芒,直直指向弦音,身影闪动,朝弦音刺去。

    动作流畅,行如流水,又快如闪电,更如雷霆万钧,不给人丝毫反应的时间。

    有人惊呼,有人抽气,有人闭了眼。

    弦音属于后者。

    绝望闭眼。

    可她依旧能清晰地感觉到薛富闪身撤了她颈脖上的长剑,而卞惊寒的长剑带着更凌厉的剑气直逼自己而来。

    然,利器入肉的声音没有传来,预期的疼痛也没有传来,反倒是有布帛割开的声音响起,下一瞬她就感觉到腰腹处蓦地一凉。

    众人震惊。

    弦音愕然。

    她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长裙腰腹的位置被他一剑划开,剑尖微微一个辗转,一块巴掌大的布料就被剑尖轻而易举地带了下来,翩然飘落于地。

    一时间,她肚脐眼的位置就暴露在空气中,也暴露在众人眼前。

    肚脐小巧好看、肌肤白皙如雪......

    弦音本能地伸手去掩,却是手腕一痛,被卞惊寒以剑柄扫开。

    “任何人都不得离开!”

    将手中长剑丢给管深的同时,卞惊寒沉声开口。

    众人一震,虽然不知道他是谁,又意欲何为,却无端地被他强大的气场所慑,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有一个认知,此人非富即贵,不,是贵,矜贵的那种贵,似与生俱来,举手投足之间尽显。

    大家本就没打算离开,更何况薛富闻言,当即走到人群最后的位置,手持长剑站着,一副谁离开谁就受剑的架势,谁又敢再妄动一分?

    就在弦音疑惑卞惊寒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后腰蓦地一热,是他的大掌落在了上面。

    “有些痛,忍着点。”

    伴随着低醇嗓音落下的,还有他修长的手指,凝着内力的手指,一下点在她的肚脐上,一下又点在肚脐边上的几个穴位上。

    痛!

    穿肠破肚一般。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