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的众人更是七嘴八舌议论开了。

    “我们也相信二虎不是这种人。”

    “是啊,别说他还净身了,就是没净身,他那么老实,又怕事,也绝对做不出这种事。”

    “对了,我们仙居屋不是昨日正好发月钱吗?看看二虎身上的月钱还在不在?指不定二虎是被这个女人谋财害命的?”

    “对对对,快看看!”

    有人上前,在死者身上到处一摸:“果然,钱袋都不见了。”

    客栈掌柜愤然转眸,再次瞪向弦音。

    弦音汗。

    所以,现在她是不仅要背负杀人之名,还要背负谋财之名是么。

    张嘴刚准备申辩,蓦地感觉到肩上一重,等她反应过来,肩上挎的包袱已被近旁的一个男人一把夺了过去,并且抖开。

    速度之快,她连抢夺的时间都没。

    包袱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撒了一地,尽数暴露在空气中,也尽数暴露在众人眼前。

    弦音煞白了脸,件件入眼,件件让她肝胆俱抖、神魂俱颤。

    不能示人的弦音的小衣服、同样不能示人的弦音的钱袋,以及凭空多出来的一个钱袋。

    想都不用想,多出来的这个钱袋肯定是二虎的。

    也就是到这时,她才惊觉过来,她中了圈套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二虎想对她施暴,她失手杀了二虎,他的钱袋又怎会出现在自己的包袱里?

    只能说明,一切都是预谋,她被人栽赃陷害了。

    无奈她现在读心术都施展不了,不然,肯定能看些端倪出来。

    而让她更崩溃的事还在后面。

    管深惊呼:“弦音那丫头的衣服,还有她的钱袋!”

    薛富也变了脸色:“难怪我们怎么也找不到那丫头,原来......你......你将她怎样了?”

    “衣服都扒了,估计你们口中的那小丫头凶多吉少啊,说不定已经跟二虎一样了。”有人接话道。

    那一刻,弦音想死的心都有了。

    真的。

    桩桩件件,都让她百口莫辩。

    退一万步讲,换做平时,再不济,她还可以说,自己就是弦音,当场缩骨以证明,可是,如今,缩骨术失灵,她只能是吕言意。

    四面楚歌、山穷水尽,大概就是形容她此刻的处境。

    下意识地,她看向卞惊寒,正好撞上他看向她的目光,面色紧绷、唇线紧抿,这是她眼里的他,只不过,一瞬,他就将视线撇开,垂目看向地上的二虎,微微眯了眼。

    弦音长睫颤了颤,所以,他也怀疑是她杀了弦音是吗?

    耳边再次聒噪起来。

    “看来还是个惯犯。”

    “是啊,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简直禽.兽不如!”

    “大家都太容易被她一个弱女子的表象所迷惑了。”

    “没事掩着一块面巾,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肯定是怕被人看到了她的庐山真面目。”

    众人七嘴八舌间,弦音蓦地感觉到一道掌风扑面,本能地扭头一避,却还是感觉到面上一轻,掩在脸上的那块面巾就这样被掌风带了下来。

    是管深。

    管深的掌风还未收回,薛富手中的长剑也已横在了她的颈脖上。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