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掌柜径直上前,伸手推开厢房的门。

    弦音绝望闭眼,听到众人的抽气声和惊呼声响起,还有客栈掌柜慌错的声音:“二虎,二虎......”

    弦音想起昨夜订房之时,掌柜喊过两人,一人好像是黑子,另一人似乎就叫二虎。

    原来这个男人是客栈的小二。

    弦音转眸望去,客栈掌柜在摇晃男人的身体,满手是血,猛地意识过来什么,回头看她,并唤旁边的人:“拦住她,别让她跑了。”

    弦音低垂了眼帘,也未等众人近前,她自己主动抬脚,迈过门槛,回到房内,站在门里面的位置。

    这么多人当前,她能跑吗?她一没武功,二没轻功,能跑到哪里去?

    “流了这么多血,也难怪会流到一楼的厢房里。”

    “是啊,我早上醒来,看到一帐顶的红血,都吓死了。”

    “快报官!”

    “对,赶快报官!”

    众人七嘴八舌,弦音只觉耳边聒噪,一句话都没有说,只知道有人跑开,也有人听到动静前来,人影交错。

    “怎么回事?”直到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蓦地响起,弦音才怔怔回过神。

    只见男人黑袍如墨动,长腿迈过门槛,拾步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管深和薛富,还有两个车夫,以及流云。

    男人是看着她问的。

    目光相对的那一瞬,她眼窝一热,“王......公子。”

    王爷差点脱口而出,被她紧急止住,却依旧没能止住自己颤抖的哭腔。

    男人眸光微微一动,什么都没说,轻抿了薄唇,转眸看向死者,并抬脚近前几步。

    客栈掌柜红着眼睛起身,怒视弦音:“他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他?”

    弦音紧了呼吸。

    事到如今,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她决定实话实说。

    “因为他非礼我。”

    非礼?

    众人唏嘘。

    “不可能!”客栈掌柜当即否定,“若说别人还有可能,二虎绝对不会。”

    “可事实就是他做了,不然,就如掌柜的所言,他跟我无冤无仇,我为何要杀他?他绝对不会?那他为何深更半夜出现在我的厢房里?我一个弱女子能把他一个大男人怎样?就是因为他将我压在床上,欲行不轨,我反抗无力,才情急之下拔了发簪刺他的。”

    弦音也不是忍气吞声之人,自是据理力争。

    可她悲催地发现,不仅仅她的缩骨术失灵了,她的读心术也不能用了。

    起先,她还以为只是客栈掌柜一人的心里她读不出,就如同卞惊寒的一样,她连续看了旁边的几人,发现全都读不出,才敢相信双术都失灵这个事实。

    莫非真是天要亡她?

    客栈掌柜冷哼了一声:“姑娘还真是伶牙俐齿、能言擅辩,你可知二虎是个净过身的人?一个阉.人,你说他非礼你?”

    阉.人?

    众人再次一片唏嘘。

    掌柜的声音还在继续:“几年前,二虎本是应征去宫里做太监的,后来因为人数够了,又被遣了回来,当时,他已被净身,这些等会儿官府来人了,让仵作看。”

    弦音抿了抿唇,所以,她百口莫辩了是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