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房中桌边的地上,躺着一个男人,一动不动,男人的胸口插着一枚簪子,殷红的鲜血顺着胸口的位置流成了一条长河。

    什么情况?

    弦音睁着大大的眸子,愕然又惊惧地看着这一切。

    想起昨夜的那个梦,一颗心瞬间被什么东西裹得死紧,呼吸都呼吸不过来。

    所以......

    所以,昨夜的那个梦是真的?

    不,不可能!

    或许现在还是在做梦,还是在梦里。

    她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痛意袭来,她最后的一点幻想也破灭。

    这一切都是真的。

    可是怎么会?

    她难以置信!

    脑中空白地坐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现在怎么办?人死了吗?对方是谁?

    壮着胆子起身,她哆哆嗦嗦上前,发现是个她从未见过的陌生男人。

    拿脚试着踢了踢对方的胳膊,一出声,便成了哭腔:“喂......你怎样?”

    无丝毫反应。

    一颗心慌惧到了极点,她又颤抖地伸出手,缓缓递到男人的鼻孔下面。

    毫无气息、一片冰凉。

    弦音脚下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人已经死了,是她杀的!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逃!

    趁还没有人发现,赶快逃!反正此人是咎由自取,若他不摸进她房间,对她图谋不轨,她又怎么可能会杀他?

    如何逃?

    缩骨变回去,回到自己原本的厢房,做回十岁的聂弦音,让吕言意这个人凭空消失?

    对,这是眼前最好的办法,完全可以将自己撇清,何况,她本也是要做回聂弦音的,总不能让管深和薛富他们一直找下去。

    快速来到房门后面,她趴着门缝往外看,见走廊上空无一人,她这才放心地准备缩骨。

    立正,闭眼,凝神,凭着这幅身子俱来的那种感觉用力一并......

    睁开眼,却赫然发现自己并未变小,还是原本的样子。

    怎么回事?缩骨术失灵了?

    不可能啊,她又不是第一次,每次都切换自如啊!

    重新又做了一次。

    她震惊地发现,依旧没有缩回去。

    尼玛,她要不要这么背啊,一直轻轻松松转换、从未失手过的缩骨术,关键时候给她掉链子!

    又试了几次,皆失败,她就放弃了。

    没时间再在这里锲而不舍地试了,现在这间厢房,多呆一分都是危险,随时都可能被人发现,她必须赶快离开。

    既然不能缩骨,她就只能这个样子走。

    拿了包袱背在肩上,她打开门,一脚刚迈过门槛,就发现客栈掌柜带着好几人上了二楼,直直朝她这间厢房而来。

    她呼吸一滞。

    见到她出来,掌柜的连忙喊她:“姑娘,你没事吧?”

    弦音微微怔了怔,摇头,不意他会如此,所以,他们并不是发现了什么?

    第一反应就是随手带上厢房的门,甚至都未来得及去看对方的眼睛。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客栈掌柜似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弦音眼帘颤了颤,却在下一瞬听到掌柜旁边的一个男人说:“可血应该就是从她的厢房地板缝流下来的,我的帐顶都染红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