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回过神,见包袱散开,里面换下来的小衣服露在外面,她呼吸一滞,连忙弯腰将包袱整理好拾起。

    “抱歉。”流云道了一句,就匆匆走了。

    弦音心跳突突,回头,想看一看她的眼睛,却见她已下了楼梯。

    也不知这个女人看到包袱里的这些小衣服没?应该没看到吧,或者没注意?这可是她白日里穿的,若她注意到了,就一定认识,不会这么一点反应都没。

    开锁进房,关门,坐于桌边,一颗心纷乱。

    卞惊寒让管深和薛富必须找到她,找不到就不要回来了,如果她整夜不出现,管深和薛富就得找一整夜。

    尼玛,她要不要那么命苦啊?

    她只是想逃过流云的黑手,安心睡一晚而已。

    现在她还能安心睡吗?用管深和薛富两人整夜不睡地满世界找她,来换她睡,她怎么可能睡得安心?

    算了,还是换回去吧,至少要露一下面,让管深和薛富他们不用找了,后面到底要怎么做再见机行事。

    主意已定,她正准备起身缩骨,却感觉到一阵困意袭来,她连着打了两个哈欠。

    要不,先睡一会儿,等会儿再换回去?

    嗯,睡一会儿,就睡一会会儿,一会会儿她再换回去......

    弦音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伸着懒腰,也未盥洗,就摇摇晃晃来到床榻边,往床上一倒,鞋子都没脱,合衣睡下。

    可能也真是太累了,头一碰到软枕,就舒服地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没过多久,似乎就开始做梦。

    迷迷糊糊中,像是有人进了房间,房间里的灯不知道几时灭了,黑漆漆一片,以致于只看得到人影,看不到对方的脸。

    她很害怕,张嘴,想问对方是谁,却愕然发现,无论自己多大力说话,都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眼见着人影逼近,她想起身,想逃,却同样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

    是梦,只有梦里才会这样,她想让自己快点醒过来,却无济于事。

    眼睁睁看着人影来到床榻边上,倾身压上来,她想叫、想挣扎、却无奈什么也做不了。

    感觉到灼热的气息凑在面前,开始亲她,亲她眼角、亲她眉心、亲她耳垂、亲她颈脖,一直往下......

    不要———

    她想醒过来,想让自己从梦里醒过来,动,对,努力让自己动,挣扎着让自己动,拼尽全力......

    终于,手臂好像能动了,她当即推了一把身上的人影,没能推开,想到自己夜里也未盥洗,发髻也未散,便抬手拔了头上的簪子,一把刺向人影。

    身上忽的一轻,人影瞬间消失不见了,一切恢复了平静,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尼玛,果然是梦,她低咒一声,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天已大亮,她猛地翻身坐起。

    完了,还说睡一会会儿就缩骨换回去的,竟然睡过头了。

    外面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了?

    哎呀呀,管深大大、薛富大大,对不起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风一般下床,却还未站稳,就被入眼的一切吓得跌坐回床上。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