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心口一颤,吃货?莫不是说她的?

    不敢多问。

    管深总算下来了,面露急色:“三爷,我.....我没找到钱袋,请问三爷放在哪里?”

    卞惊寒眉心微拢,做思索状:“沐浴的时候,拿出来的,应该跟换下的衣服在一起吧,你找找衣服里面,如果没有,你再看看屏风后面有没有?反正肯定在的,它又没长脚,不会自己跑了,你再仔细找找。”

    “是。”管深领命,“咚咚咚”再上楼。

    “不会有贼进入了吧?”见这个男人钱袋不见了,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无谓模样,弦音都替他急了。

    毕竟是他的钱袋,不是寻常人的,不用想都知道装的可不是小数目。

    “不会,听说此镇民风淳朴,几乎无一偷鸡摸狗之辈,而且这个仙居屋也是出了名的安全客栈,应该不会有贼人进入。”

    好吧,弦音点点头,不再说什么,既然你不担心,我又何必着急?

    不多时,管深又下来了,还是一脸急色。

    “三爷,我还是没有找到呢,厢房里也不像是有人进入的样子,三爷会不会......会不会揣在身上了?”

    卞惊寒当即脸色就不好看了:“你的意思,我揣着银子在身上,还要跟人家吕姑娘借是吗??”

    管深汗哒哒。

    他哪敢有这个意思啊?

    但是,他真的尽力了,厢房就那么大,东西就那么多,他都找遍了,可就是没有啊。

    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见他那般模样,弦音都有些不忍了。

    反正那银子也是她捡的,就当没捡吧,刚准备开口说算了,不用还了,卞惊寒已瞥了管深一眼,先出声:“还有一些备用银两在薛富身上,你先去拿了来。”

    “哦,对!”管深一拍脑门,领命再次扭头就走。

    这时正好小二将吃食端上来,卞惊寒便唤了管深:“等一下。”

    管深停住脚回头。

    “将这碗菜肉馄饨,以及这盘芙蓉糕端上去给聂弦音。”

    弦音呼吸一滞。

    还真是给她点的?

    方才他说吃货,她还心存侥幸地想,应该不是她,他对她才没那么好呢,连跟他讨口水喝都那么艰难,他怎么可能会想着给她点宵夜?

    没想到竟然......

    “好。”管深一手端了馄饨,一手端着芙蓉糕,转身上楼。

    弦音的一颗心就难以抑制地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尼玛,平素怎不见对她那么好?难得他发善心一次,她却无福消受。无福消受还是轻的,关键是,管深发现她不在厢房里,会不会引起什么纠复?

    大概是见她目光追随着管深,卞惊寒黑眸深深、似笑非笑开口:“他是我府上的管家,特别有意思的一人,竟然误会我对未成年小女孩有特别的癖好,想必我方才之举,他又得多想了。”

    “嗯?”弦音本就心不在焉,干脆装没听懂。

    “那个聂弦音是个才十岁的小丫头。”

    “哦。”弦音点点头,表示这次明白了。当然,她没说,管深还真的多想了,方才端吃食的时候,就是一脸的不可言喻。

    然而,她却不再怀疑他有这方面的癖好了,遂弯了弯唇道:“那是因为他没有看到三公子给府里那位姑娘买衣裙。”

    若看到他这样的男人,竟然会特意去给李襄韵买衣裙,怕不合李襄韵的身,甚至还请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帮忙去试,就定然不会再那样想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