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见卞惊寒鼻子里发出一声“嗯”,弦音当即转身回试衣室换衣服。

    欧了,任务完成!

    隔着门幔,闻见老板娘笑嘻嘻的声音响起:“请问姑娘姓什么,我们会将姑娘的姓氏绣在领口里面,这是我们这个裁缝镇的特色,每件成衣都绣有主人的姓氏,表示出自该镇,放心,很快的,我们的绣娘都是老师傅。”

    果然是一大特色。

    弦音装作没听见,反正她在试衣室里面呢,卞惊寒只说府里的一位朋友,又没说李襄韵的名字,她只能不答,他自己就在外面,正好他答。

    大概是见她没做声,老板娘又问向卞惊寒:“请问公子,姑娘姓什么?”

    弦音听到卞惊寒似是回了一声“李”,她才撩开门幔,走了出来。

    老板娘没听清楚,只得跟卞惊寒确认:“不好意思,公子是说‘吕’还是‘李’?”

    弦音汗。

    要说这两个字发音还真有些相近。

    “是李,木子李。”将手里换下来的衣裙递给老板娘,弦音接过话茬。

    “好的,二位稍等,很快便好。”老板娘拿了衣裙便进了里屋。

    弦音再看卞惊寒,发现他侧目望着外面的街道,不知在看什么,五官线条微微有些绷。

    心中疑惑,她循着他的视线望过去,除了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并没看到什么。

    两厢无话,弦音装作欣赏墙上挂着的各式成衣,留他长身玉立在那里,成为那些个女客人的风景。

    不多时老板娘就出来了,拿着绣好字的衣裙,叠好,又拿纸包好,并用七彩细索一缠一系,打个结留好手提的款口,拧起来递给弦音。

    “姑娘好了,三两银子。”

    弦音将衣服接了,转眸看向卞惊寒。

    卞惊寒伸手探进墨袍袖袋里拿银子,忽的面色一滞,将手抽出,又再左右两个袖袋都摸了摸,然后有些尴尬地看向弦音。

    “沐浴后便出了门,忘了身上的衣袍已经换了,钱袋没带,吕姑娘可以帮先垫付一下吗?一回客栈便还给姑娘。”

    弦音那个无语啊。

    她能说不可以吗?很明显,她身上是有银子的,这是他亲眼所见的事,她是连个借口都没有好吗?

    幸亏方才白捡的那一锭银子她还没来得及放进钱袋里,不然,那钱袋是当日在梁大夫的医馆里,这个男人派人试探给她银子的那个钱袋,她绝壁是不敢拿出来的。

    伸手探进袖中取出那一锭银子,递给老板娘。

    老板娘看了看两人,似乎这才明白他们不是情侣,而衣服也不是给弦音买的,尴尬地笑了笑,接了银子找零。

    出了门,弦音将衣服递给卞惊寒,卞惊寒眉目轻垂,也不知是看着她的手,还是看着她手里提的衣服,静默了片刻,才伸手接过。

    两人一起往回走。

    “姑娘此行是一人吗?是要去往哪里?”

    “嗯,一人,投亲。”

    “看姑娘年纪应该不大?有十六吗?”

    “不止十六。”

    生怕自己露馅,对于他的问题,弦音都是能不答就不答,能简答就简答。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