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店铺,老板娘就满脸笑地迎了过来,“不知这位公子和这位姑娘有什么样的需要?我们家成衣样式新,规格齐,二位可随意挑选。”

    店铺里原本有好几个客人在挑衣服,见到他们进来,纷纷侧目。

    不用看这几人的眼睛,弦音都知道她们的心思,当然不是侧目看她,她戴着面巾呢,而是看某个男人。

    某个男人生得龙章凤姿不说,还气质高洁、行尊带贵,哪怕面无表情,不言不语,就往那儿一站,也能瞬间吸引众人的眼光。

    意识到几个女客人欣赏完美男后,转而落在自己身上羡慕嫉妒恨的视线,弦音摇摇头,只想速战速决。

    “三公子挑一套吧,我试。”

    卞惊寒便扬目朝墙上挂的那些成衣看过去,非常认真地扫了一圈,看向弦音。

    弦音以为他挑好了,“哪套?”

    却没想到他道:“你觉得哪套好看便试哪套吧。”

    弦音汗。

    “这样不好吧?”

    她又不知道李襄韵的喜恶,她喜欢的,李襄韵未必喜欢呀。

    一旁的老板娘并不知其中原委,见状,便笑道:“哎呀,姑娘天生丽质,身姿曼妙,穿哪套肯定都好看了,只不过女为悦己者容,衣服穿在身上,也是给公子看的不是,自是要挑公子喜欢的,所以,还是请公子挑吧。”

    弦音觉得老板娘说得简直不要太有道理,连忙附和:“对啊,快挑吧,只要是三公子挑的,想必那位姑娘都会喜欢,恨不得天天穿着不洗给三公子看呢。”

    老板娘听着有些懵。

    卞惊寒的脸色似乎变得不太好。

    弦音只觉莫名,老板娘的反应她明白,她不明白的是,这个男人怎么忽然就像是有些不高兴了?

    她没有哪里说错吧?

    卞惊寒没做声,沉默地随手指了一套藕色的云锦套裙。

    老板娘又夸赞了一番他有眼光,并估摸着弦音的身量,去里间取了一套来。

    弦音去试衣室将衣服换上,不大不小,正合身,就像是量体裁衣的一样。

    她从试衣室出来,老板娘便夸张地惊呼了:“呀,太合适了,太好看了,这身衣服简直就是给姑娘做的呀,多一分显大,少一分显小,简直完美到无可挑剔。”

    弦音都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抬眸看向卞惊寒,发现他也目光轻凝着她,并未有什么表情,也没有说话,却是很专注地看着她。

    心口莫名一颤,她将视线撇开,想着李襄韵虽与她身量差不多,却看着还是稍微要丰满一些些,恐这套拿回去李襄韵不能穿,便跟老板娘道:“有比这稍微大一点的吗?”

    老板娘疑惑:“这套很好啊,很合身,为何要大一点的?大了就不好了。”

    弦音不知道该如何讲,本打算胡诌一句,自己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长胖一点,后又觉得牵强,卞惊寒精明如狐,又心细如尘,一不小心她可能就会露陷。

    宁愿李襄韵拿回去不能穿,她也不能露陷啊。

    遂将这个问题抛给了卞惊寒:“三公子,这套可以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