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名字?

    弦音眸光微闪,边走边思忖了一瞬,回道:“吕言意,公子呢?”

    侧首看向身侧的男人,发现男人是真的很高大,只记得自己缩骨后在他腋下还低的位置,此刻才知道,饶是她这般正常的身高,也比他矮一个头。

    男人并没有立即回答她的问题,而似是对她的名字很感兴趣,“吕?双口吕吗?”

    “嗯。”

    “吕言意,”男人点点头,黑眸映着街边的红灯笼,璀璀亮亮,就像是坠入了夏夜的星子,墨袍轻荡,步履稳健从容,醇厚嗓音徐徐流泻:“言外之意,双口吕,好名字,这不禁让我想起我府里一个小丫头的名字,她叫聂弦音,双耳听弦外之音,你叫吕言意,双口说言外之意,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弦音眼睫早已颤得厉害。

    尼玛,这样也能联系起来?

    虽然她的确是按照自己聂弦音的名字来取的这个,因为她就是个取名废啊,在现代写文的时候,每次男女主的名字都是让好基.友取的,让她自己取,她一时也想不到该叫什么,便顺着自己原本的名字来套取了,她并未有什么顾虑,毕竟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谁会这样去联想?

    却没想到,这个男人的脑子还真不是一般的灵活!

    “是吗?”她佯装也微微惊讶,“这么巧?不过,她的名字比我好听多了,至少一听是个女孩的名字,而我的,很中性。对了,公子的尊姓大名还没说呢。”

    连忙将话题从自己的名字上转移。

    “我?”男人侧首瞥了她一眼,又转回去看着前方,“此次出门有要事在身,实在不便说出自己的名字,还请吕姑娘见谅,吕姑娘可以叫我三公子。”

    弦音:“......”

    面上笑笑,不以为意的样子,心里却早已骂开:麻麻滴,早知道也不说自己叫什么了,哦,问了别人的名字,自己的名字就不方便透露了,哪有这样的道理?人与人之间的公平呢?

    “进这家去看看?”

    不知不觉两人已行至一家成衣店前面,男人开口。

    “嗯。”弦音点点头,正欲随着一起拾步进去,猛地意识到自己身上这套就是方才在这家买的,进去肯定会被店家识出,一急,伸手就拉了男人袍袖。

    男人脚步一顿,垂眸看向落在自己袖襟上纤白如玉的小手,末了,才眼梢一掠,瞥向她,俊脸微显疑惑:“怎么了?”

    “我看那家的衣服似乎不错,要不去那家吧?”

    松了他的袖襟,弦音指了指马路对面的一家商铺。

    其实说完,她就意识到自己的这个理由太他妈牵强了,衣服又没摆在外面,又不是现代的那种透明玻璃橱窗,还是夜里,她是哪只眼睛看到那家衣服不错的?

    好在男人似乎没有想那么多,点点头,说:“好。”

    其实这样的卞惊寒让她有些陌生,她从未见过他这般好脾气,也从未见过他如此耐心,因为她是陌生人吗?

    不,他平素对陌生人连瞧都不会瞧上一眼的。

    真正的原因是他现在有求于她,而这个“求”都是源于那个叫李襄韵的女人。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