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有有。”掌柜连忙回复,拿了个簿子瞅了瞅,“天字号的还有两间房,最东边的天甲号房,以及最西边的天癸号房。”

    弦音想了一下,天字号是一层十房,五房五房相对,如果选最东的天甲,就是在卞惊寒天乙的隔壁,如果选最西边的天癸,就是在流云的天壬的隔壁。

    沉吟片刻,她还是要了流云隔壁的天癸号。

    如此,虽然离流云近,但是,也离自己原本的天丁号近,方便明天一早她回房,她之所以要天字号的房,就是出于这方面考虑的。

    而如果住卞惊寒隔壁,离流云是远了,却也离自己的天丁号远,回房要经过他们几人的门口,被他们发现就麻烦大了,反正现在自己这个样子,流云也绝对不可能知道她就是弦音,住她隔壁又何妨?

    “姑娘稍等,我让人带你上楼。”掌柜地拿了钥匙,往堂屋里面瞅了瞅,唤人:“黑子,黑子......二虎、二虎......”

    都没人应,掌柜的又笑着跟她解释:“这个时间可能都在给每间厢房送热水去了,姑娘稍等下哈。”

    “没事,钥匙给我吧,我自己上去,厢房门口都有标注吧。”

    “有的,那就怠慢了哈。”掌柜的笑着将钥匙递给她。

    弦音伸手接过,刚准备转身上楼,一个抬眸看到木质楼梯上黑袍如墨的男人正脚步翩跹拾步而下。

    卞惊寒!

    她呼吸一滞,又连忙将身子转回柜台。

    转完,她就无语了,对自己看到这个男人本能的反应无语。

    她转什么转啊?她现在这个样子,又没人认识她,这个男人也不认识,她自乱阵脚作甚?

    “怎么了?”掌柜的以为她还有事。

    她讪讪弯了弯唇:“我觉得还是等你们的人带我上去吧,免得找。”

    掌柜的点点头,扬手指了指大堂中央圆柱子边上的几个藤椅,“姑娘先去那边坐会儿吧。”

    弦音“嗯”了一声,眼角余光看到卞惊寒已经下了楼梯,视线似乎朝她这边投过来,她没来由地就心跳咚咚起来。

    略略低了眼睑,她转身朝藤椅的方向走,没想到卞惊寒腿长步子大,竟那么快已行至近前,两人衣袂轻擦而过。

    她走向藤椅,他朝大门口走去。

    就在弦音刚松一口气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卞惊寒熟悉的男低音:“姑娘请留步。”

    她心口一撞。

    为何突然叫住她?是认出她了吗?不可能!一个小孩一个大人绝对不可能联系起来,而且,她还掩了面巾,所以,肯定是因为别的原因喊住她的。

    不过转瞬的时间,心念已是百折千回,她停住脚,回头,面色如常、声色不动。

    “请问这位公子是说我吗?”满眼疑惑,她问。

    所幸缩骨前跟缩骨后,她的声音也是不同的,不然也是死翘翘哟喂。

    这个声音为何不同,其实她也没有搞清楚,可能是因为喉骨变化,影响声带变化吧,她不知道。

    卞惊寒眸如黑玉,轻凝着她,优雅抬手,指了指地上。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