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两人如此,管深汗哒哒。

    哎,小丫头就是小丫头,怎就这般不明白他家王爷的心思呢?

    虽然她的确还只是个孩子,跟他们睡一间房也确实无伤大雅,但是,她毕竟是跟他家王爷有那种关系的孩子呀,怎么可以提出跟别的男人睡一间呢?要提,也是提跟他家王爷一间啊。到底小孩子不懂事啊。

    **

    弦音气鼓鼓回到厢房,“嘭”的一声将门带上,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聂弦音,下次你若再帮这个男人,你就是白痴、你就是笨蛋!”

    “也不要再管那个女人是好人是坏人了,就让他们去上当受骗、去吃大亏,不撞南墙他们不知道厉害,让他们去试试!”

    愤愤不平了好一会儿,弦音又回到自身的安全问题上。

    现在怎么办?

    虽然按照正常逻辑来讲,流云若想深入潜伏到卞惊寒的身边,应该不至于那般迫不及待对她下手,不然,就等于打草惊蛇、自我暴露了。

    而且,看流云这个人,也不是这般沉不住的人。

    可是,可是......

    可是,命只有一条,她不能赌啊!

    她想到重新去开一间厢房,或者去别的客栈住一宿明早再回来,可她还是担心,因为流云不是普通人,是经过一系列严格训练的细作,而且,是有领导、有组织的人,她能逃过她的眼睛吗?

    住在这里,至少在卞惊寒的眼皮底下,对方也不敢轻易造次,而且管深他们就在隔壁,出事她还能喊一喊,若跑远了,孤立无援的,说不定反而给流云创造了机会。

    尼玛,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宫斗写多了,才会想这么多,担心这么多,一定是!

    蓦地,她眸光一亮,想到了另一个可行的办法。

    “砰砰砰”门外传来敲门声,和小二的声音:“客官,给您送热水来了。”

    弦音开门。

    “打扰了。”小二提了两桶水,一桶放于门口,一桶提进房放到沐浴的屏风后面,便退了出去。

    “有劳。”弦音关上门,并未走开,而是趴在门缝往外看,果然看到小二提了刚刚放在门口的那桶水,又去敲对面流云的房门,“客官,给您送热水来了。”

    流云开了门。

    弦音一直扒在那里看着,待看到小二离开,她才打开门,看了一眼流云紧闭的房门,想她应该在沐浴,便轻轻拉上自己的房门,转身下了楼。

    确定流云在房间里她就放心了,至少此时不可能盯梢她,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镇上繁华,客栈又处于镇中心,出门便是各种店铺,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她进了一家成衣店。

    买了套女子的成衣,又挑了块质地不错,且不透的面巾,还在路边小贩处买了一盒胭脂,她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个无人的僻静处。

    一番折腾,再走出时,她已是一个大人,素色衣裙、素巾掩面、轻挽着一个小包袱。

    回到仙居屋客栈,掌柜的一见到她进门便笑脸问道:“姑娘住店吗?”

    “嗯,”她走到柜台前,掏了一锭碎银:“麻烦给我一间天字号的,不知还有没有?”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