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一震,不意他的话题跳跃如此之大。

    进三王府之前的经历?

    进三王府之前的经历,你不是早已让管深派人去调查过了吗?

    “进三王府之前,其实,没什么经历,因为我有记忆还不到一年时间,以前的,我全部不记得了,所有记忆的开始是去年下半年,我跟一堆小乞丐混在一起,后来幸得县衙的张大人收留,在县衙住了几个月,这便是我进三王府之前的所有经历。”

    她按照当日从管深眼里读到的信息回答。

    “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你的名字从何而来?”男人问。

    “只记得名字。”

    弦音当然不会告诉他,原主名字她也不记得啊,聂弦音是她现代的名字。

    男人没做声,也没有再多问,眸中神色不明。

    弦音自是也不会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想着他爱干净,便将空竹筒、黄皮纸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撩开窗幔。

    只是,这古代也没个垃圾桶什么的,这样随手扔真的好吗?

    一堆垃圾提在手里,愣是扔不下去。

    “所以,你是要一直拧着这些吹风?”

    见她半天不动,又撩着窗幔,男人忍不住开了口,弦音这才头皮一硬,将手里的垃圾丢了出去。

    其实,扔完弦音就后悔了,因为她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她没有带水袋,竹筒如果留着还可以当杯子用。

    之所以会突然想起这件事,是因为她想喝水了。

    方才吃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才感觉到好辣,喉咙里又干又辣,她咽了一口唾沫,嘻嘻讨巧地问向面前的男人:“那个,请问王爷有没有带多余的水袋?这不早上出门的时候太急,我来不及收拾,没带水袋......”

    “没有。”男人回得干脆。

    好吧,其实也是意料之中,谁会无缘无故带多余的水袋?

    只是,她真的渴得要命怎么办?

    眼巴巴望着他行李边上的那个鼓鼓囊囊的水袋,好想抢过来喝,愣是忍住,可忍了一会儿,就实在忍不住了。

    “那个......王爷的水能给我喝一点吗?”

    “不能,”男人再次拒绝得干脆,“你喝了本王还怎么喝?”

    弦音咬了唇,其实是知道他不会将自己的东西给别人用的,还是共用,但心里还是忍不住嘀咕,那方才她用过的筷子,他还不是用了。

    算了。

    她伸手撩开前面的门幔,可怜兮兮问向车夫边上的管深:“管家大人,你的水能给我喝一点吗?”

    管深扭头,还未回答,就见门幔“唰”的一下垂下来,挡住了视线。

    里面,弦音莫名看向将她撩在门幔上的手一把打下的男人。

    “一点忍耐性都没有,不喝水你会死啊?”男人沉着脸。

    弦音汗。

    敢情自己吝啬,还不让别人大方。

    心里也是窝火得很,当即回道:“王爷难道没有听说,人可以很长时间不吃饭,也饿不死,但是,却不能长时间不喝水吗?”

    男人冷哼:“就你懂得多!”

    说完,侧首,拿起行李边上的水袋,朝她面前一扔:“记得买个新的还给本王!”

    弦音双手将水袋接住,好一会儿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所以,这是连带着水袋一起送给她了吗?

    艾玛。

    “谢王爷。”赶紧拧开水袋的盖子,仰脖咕噜咕噜喝起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